人物

龍劭華中年驚險轉運 窮途末路才覺悟

將帥進行到底

龍劭華屬蛇,今年開始,他可以購買敬老票搭乘高鐵、申請政府提供的免費老人健檢,或者大大方方坐在捷運博愛座…

想當年他剛開始做演員,搭公車不忘帶著劇本研讀,恨不得被人認出來,結果當了整路透明人,自討沒趣。

現在的他當然不做那麼矯情的事,取而代之的,是牛仔褲加帆布鞋,合身T恤配單邊耳釘…。對他來說,不論幾歲,都要持續進行一個「帥」的動作。

立志做明星

即使是在電影《花甲大人轉男孩》中穿越回十五年前,龍劭華依然是個「長輩」模樣。直到電影播完,眾位演員排成一列謝幕,才赫然發現,老中青三代中,站出來最有型有款的就是他。

訪問這天,他穿著補丁牛仔褲,配上同色帆布鞋,我還以為他穿了兒子的衣服。他自豪撇清:「在我們家,我的衣服最多!」「我有一間大的衣帽間,再加書房的櫥櫃,後來不夠,又再加…妳看我衣服有多少。」

他露出一般「六旬老翁」臉上不太會出現的臭屁光彩:「沒辦法,我就是天生愛漂亮,哈哈!」

多年前,龍劭華出過一本自傳,裡頭提到自己從小就愛現、好出鋒頭——「站在一群小朋友之間,總是讓人看一眼就印象深刻的那一個。」(豈不和現在一樣)

「我從國小五、六年級懂事開始,就很嚮往當明星,這是我一生的志業,沒別的了!」他自顧自得意說著。想到他從十來歲就是這樣,我不禁覺得「94狂」這個形容詞真是晚了五十年問世。

不過,熟悉他過去的人就知道,真正狂的或許不是他本人,而是發生在他身上的命運。

龍劭華出生時父不詳,四個月大時,生母出遠門前把他「寄」給鄰居照顧,一去就沒回來。從此鄰居就成了他的「阿爸」。

「阿爸」本來膝下無子,視龍劭華為親生,只可惜父子倆沒有為彼此帶來好運,「阿爸」一連遇上離婚和生意失敗,龍劭華也只能被帶著一起跑路躲債。

好不容易熬了幾年日子才穩定,「阿爸」也換了好幾任女友,龍劭華從小就懂看人臉色。跟「阿姨」們分享「阿爸」的愛。

漫長的童年,他早熟獨立,但無論物質或情感,都三餐不繼。他想著,只要當上明星,這些都不再是問題…。殊不知,一切的根源都是「不安全感」造成,成為明星,就是要擁抱更大的不安全感。

熬過年輕時期的起起落落,龍劭華年過四十才走紅。

擁抱不安全

「老天自有安排,大概是我有心想走這行,透過親戚介紹,認識了陳松勇,就從他的身邊小弟做起,買菸跑腿,跟著他一路上來…。」

龍劭華三言兩語交代入行過程,然後語氣一轉…

「到了三十歲,沒大紅也沒大紫,人家看過你,但叫不出名字,好像要紅了,又突然無聲無息。他媽的人家說成名要趁早,你年紀有一點了才要紅,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三十來歲,他與人合夥開酒店,朋友見好就撤資,留下他經營得一塌糊塗,欠了一屁股債,為了跑路,一整年不敢接戲露臉。

「那時我老婆已經懷了我兒子,但我還是很匪類,沒跟人家結婚,還到處跟別的女朋友同居。」「有天我自己覺悟,一個男人基本的責任我怎麼都做不到?就毅然決然回去找她…」龍劭華飛快說著,這段該歸類為「醜聞」的往事,竟成他的人生轉捩。

「我這老婆還願意接納我…天公疼好人,你有反省,老天看了就說,哎呀不錯!你還有良心,好吧!給你個機會!」

彼時,「年高」四十一歲的龍劭華遇上製作人徐進良,邀他客串電視劇《牽手出頭天》,心高氣傲的他一度想拒絕。

「我想,幹咧!電影和八點檔都當過男主角,我幹麼跟你客串兩、三集?」但人生已到谷底,他終究還是拉下臉。

「結果,演了三集欲罷不能,給我加戲到十集,又跟我簽約另外三部。《台灣水滸傳》幾乎是為我量身打造,一砲而紅!又繼續拍《台灣演義》《今夜做夢也會笑》連續三部,就真的紅了!後來林福地導演找我拍《天公疼好人》,沒想到,比前面三部又更紅!」

當時他紅到週末下中南部接工地秀,一次就能帶回五、六十萬元現金酬勞,意氣風發,前所未有。

「我就覺得他媽的紅跟不紅差別那麼大!你當明星一定要紅才賺得到錢;我年輕時一年賺不到二、三十萬耶,稅都不用報的…」(撰文:名人組 剪接:張嘉珈)

中年走紅後,龍劭華隨時都要保持有三檔戲在手才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