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沙漠逆妻週記】侵門踏戶的沙漠失婚女

裝傻、裝死、裝不懂,是我在撒哈拉慢慢磨出來的密技,用來拒絕他人索求。

沙漠女人最愛跟我要的奢侈品莫過於乳液或護唇膏了。有一回,二嫂走進我房間,帶著討好的笑,手在臉旁畫圓圈,讚美我的皮膚好漂亮!我謝謝她,一陣不祥預感.她接著說:「妳皮膚這麼好,一定是因為有擦乳液.」我笑一笑,已猜到她下一句,果然她說:「那妳有乳液可以給我嗎?」我笑著裝不懂,心想:要乳液?叫妳老公買給妳啊拜託!

但偶爾仍有掙扎的時候。

貝都因傳統讓女人完全無法自立,出嫁前靠原生家庭、婚後靠老公、老了靠兒子。一旦離婚或未婚,只能繼續靠原生家庭養著,這些「沒有男人可以靠的女性」最為弱勢.

去年,一位離婚的遠親女性第一次見到我,便跟我要乳液,我不想給,但知道離婚的她只能窩在家裡,不可能跟兄弟要錢買奢侈品,心一軟,便給了。果然,隔天有人敲門,是她,旁邊站著另一位陌生女性,都是來要乳液的!爾後,只要她見到我,沒哪一次不跟我要乳液的。

有一回,我煩了,敷衍她說我會回去找,便開始躲她,不稍幾天,她藉機來民宿找我,我裝忙,背著她,眼角看見她一雙黑色眼珠迅速仔細地在我房裡搜尋,如狼一般.是的,她在找乳液,那眼神,讓我頭皮發麻。

所以,要給嗎?不給嗎?

一旦給了一次,就會有千千萬萬次,外加其他人!不給嘛,沒有男人可以靠的女人,處境堪憐。

而這當中最讓我畏懼的,莫過於那一雙雙索求眼神中,匱乏與貪婪的黑暗之光。

作者:蔡適任
一個拿到學位就跑去跳舞的人類學博士,浪蕩不羈流浪到撒哈拉,意外結婚進而定居,開了間「天堂島嶼」小民宿,自以為當起了老闆娘,滿腔熱血地推動生態旅遊,卻是日日身陷傳統婚姻,真槍實彈上演鄉土劇橋段。
JalaDanse。蔡適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