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沙漠逆妻週記】發糖果發成了救世主

摩洛哥家族索討的可怕在於無限擴大且人數眾多。

以孩子與糖果為例,這看似最可愛也是最甜蜜的給予,但在撒哈拉,只要我給了家族其中一個小孩一顆糖果,不用五分鐘,其他小孩立馬大手牽小手跑來跟我要糖果,我完全沒有拒絕的可能,因為「共享」與「均分」是優良久遠的貝都因傳統。

萬一我特別喜歡其中一個小孩,只給這小孩糖果,馬上會有一群拿不到糖果的孩子們圍著我,以失望受傷的眼神盯著我,無聲地問為什麼?孩子的媽同樣遠遠看著,不明白我為什麼不讓她們的孩子也嘗嘗糖果的美好?然而家族小孩少說十來個,若我想給其中一個小孩一顆糖果,就表示我得準備十幾顆!

過一陣子,附近鄰里甚至是一表三千里的遠親孩子們,哪管認識不認識,只要遠遠看到我,全都快樂跑來要糖果!在沙漠,這風聲傳得還真是快呀!有些甚至會主動跟我報告家裡有幾個兄弟姊妹,要我給足夠數量讓他們帶回去發!更誇張的是,有時連孩子們的娘都等著分糖果!貝都因族的「共享」堪稱已是「雨露均霑」的境界了!

到後來,我發現是我自己被規訓、制約了,只要遠遠一看到小孩,腦袋開始跑一串字句:「嗶嗶嗶!注意注意!前方有小孩出沒!所以我該給他什麼?這小孩誰家的?從他串聯出去,會牽扯到幾個小孩?要幾顆糖果?還是乾脆買包餅乾讓他帶回去分?」這樣的思維與計算,可是我在撒哈拉定居前不曾有的。

從一個小孩與一顆糖果出發,看來不稍多時,「跟蔡阿任要糖果」將成為這裡無須懷疑的悠遠傳統。

作者:蔡適任
一個拿到學位就跑去跳舞的人類學博士,浪蕩不羈流浪到撒哈拉,意外結婚進而定居,開了間「天堂島嶼」小民宿,自以為當起了老闆娘,滿腔熱血地推動生態旅遊,卻是日日身陷傳統婚姻,真槍實彈上演鄉土劇橋段。
JalaDanse。蔡適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