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壹些事壹些情】蓋到台灣不需要我們 寶島義工團

撰文:陳昭妤 攝影:張文玠

「今天才知道這個存在十七年的團體,一直默默在台灣各地助建房子。」導演吳念真一則轉貼募款的貼文,引發瘋狂轉載,讓寶島義工團的捐款系統當晚就掛點,七天就募足資金缺口。憶起此事,理事長王忠正仍感不可思議。

由各行各業人士無酬組成,九二一時成立的寶島義工團,一開始僅為了協助災區蓋組合屋,沒想到後來陸續收到各地鄉鎮公所請求幫忙,就這樣一路走到現在。蓋過四百多間房子,遍及全台。「最大的夢想,當然就是讓台灣的弱勢都能有遮風避雨的家。人要先有地方住,才可能去想工作跟生存。」

寶島義工團內各行各業都有,有證券交易員、IBM科技新貴、家庭主婦,甚至還有高中生,只要有心幫忙的人都可報名當義工。

清晨五點半,車子彎進屏東獅子鄉的山路,最後一絲手機訊號宣告終止。車燈和微弱日光並行,卻只見得眼前幾寸方地。抵達部落時,寶島義工團的廂型車已停靠廣場上,成員陸續卸下裝備。「上週末一直下雨,地上全是泥巴,還好今天天氣不錯,明天應該可以順利交屋!」眼鏡下掛著淺笑的是理事長王忠正,戴上工程帽,他先行揮揮手,便往工地跑去。

通宵從台北開車南下,義工團一早依舊準時開工。

距離交屋只剩一天,義工正在進行窗框裝修。

被誤認詐騙集團

「他們(義工團)第一次來的時候我還跟他們吵架,我說『不要開玩笑了!免費幫我蓋房子?』你知道現在詐騙集團很多啊!」這天烈日罩頂,走在小路上,一個原住民男聲喚住我們,「你們是來訪問義工團的嗎?那應該先來跟我聊一下啊!我是案主。」五十二歲的他長年住在夏日如烤箱、冬日如冰庫的貨櫃裡。他左手握著摩托車剎車,因工作被輾碎、截肢的右手抵著儀表板。

「那貨櫃是我媽以前搬來關我吸毒弟弟的,你不知道那溫度來的時候,哇靠!像烤爐一樣!每天太陽出來前我就要躲到山上,快傍晚才敢下來。本來想說一輩子就這樣在貨櫃屋裡過到死啦,沒想到可以得到設備這麼齊全的房子,還是專業設計師設計的!」愈說愈興奮,一旁的姊姊也激動握住王忠正的手,「我們真的是不知道要怎麼幫弟弟,還好你們來。」

笑笑回握,王忠正說,義工團被誤認為詐騙集團是常態,「畢竟案主完全不用出錢,對很多弱勢來說很不可思議。但也因為捐款有限,一定要給真正需要的個案,所以公所或其他社福團體通報後,我們都會再親訪好幾次。」

本次獲義工團幫忙的案主因職災失去右手,為了自己的新房子,他也積極投入幫忙。

只要擔任理事長就得負起親訪責任,王忠正(右)多利用假日明查暗訪,以確保案主資格符合。

親訪就如柯南查案,本業是證券交易員的王忠正,心思細膩,除了案主本人,還會深入左右鄰居、派出所、村里長,打聽案主生活。「低收入戶太多,難免會有濫用愛心的。像有個案為了幫小三蓋房子,騙說一家擠在破爛租屋處,跑去他的戶籍地看,才發現他根本住在外交官爺爺留下來的祖宅。」也有探訪後發現案主家中其實有個成天打電動、不工作的兒子,「這種我們就會拒絕幫忙。」

這回獅子鄉的案主能過關,除了是低收入戶,還因他雖右手殘廢,卻相當熱心,常會幫著載老人們下山看病,善良本性讓義工團決定傾力相助。

獅子鄉內文村內因人口外流嚴重,見到的多是排灣族老人與小孩。

各行各業撩落去

「水泥加了這個粉會更好吃!喔不是,是鋪上去後會更平滑。」正攪著水泥的大哥,見我在一旁觀望忍不住開起玩笑。「這裡很多義工本身就是做工程、水電相關,但有更多是單純想來幫忙的門外漢。你想得到的職業像農夫、律師、清潔工、護理師、DJ,甚至特種行業的都來過。在這裡大家不會問你的過去,只要戴上工程帽,都是一樣的。」

入團滿十年的施先生和黃大哥,就分別是保險員和工程師。一個是同事相揪,一個是看到臉書訊息,跟了一次團便愛上。「你能想像這年代還有人天天住在豬舍嗎?」看過太多不可思議的貧富差距,讓他們甘願犧牲假日投入幫忙。沒錢拿,卻樂在其中。「其實每次都好累喔!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笨哪!但與其在家看電視、打小孩,不如出來做點事,能幫到人自己也開心。」開朗的黃大哥在一旁笑說。

「那這位大哥呢?本業是做什麼的?」轉頭見另位身形高大的男人停下手邊事喝水,我立刻上前攀談。「你叫他大哥?他才高三,是小鮮肉啦!」笑聲四起,才知義工團的年齡分布之廣,小到十多歲,老到七十歲都有。「我是看到台南大地震時,他們去災區現場幫忙,剛好自己喜歡修理東西,就跑來加入,也想學一些技術,這是我第三次出團了。」小鮮肉有些羞澀地說。

走出工地,沿途見得到另批娘子軍,有忙著蓋印發票、處理捐款的,有在休息區洗菜切菜的,「今天有糖醋里肌、麻婆豆腐,還有人家捐助的茶鵝。」四十四歲的小C笑說,來這裡交新朋友打發時間是她的動力,「我從不太會煮,到現在已經可以handle三、四十人的胃了!」

除了第一線的工地工作,後勤還有另一群人為大家張羅三餐。此次主掌廚房的是小C。

寶島義工團內也可見到不少娘子軍出入工地幫忙。

出身貧懂他人苦

「來到義工團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現任理事長王忠正平日是經手上億元投資的交易員,和其他同是上班族的義工一樣,每到假日就換下白襯衫,腳踩沾滿泥巴的雨鞋,在不同村落裡和案主、鄰居閒話家常。加入義工團十一年的他,從小因爸爸為人作保負債,國中開始就天天扛百斤稻子四處賣,課餘還得半工半讀,格外能理解貧困之苦。「那時每月光利息就四萬塊,我只好到處打工,待過家具工廠生產線、郵局工讀、加油站大夜班,花好幾年才把債還清。」

有家,就能打拚翻身,王忠正始終如此相信,因此每回交屋時他總特別激動。「有人家抱著我哭的,也有我自己哭到不行的。像某次幫一個南投的單親媽媽蓋房子,在這之前她跟四個小孩都只能窩在客廳,因為其他房間全都漏水。蓋好那天小朋友好高興,一直拉著我們說『終於有自己的房間了!』你看到時就會覺得『哇!流再多汗都值得了。』」

看向他的手,一條長長的細疤蜿蜒,原來他曾因輕鋼架掉落,手臂被劃穿出傷口。「還好啦!就消毒一下繼續上工。我們很注意安全,像我十幾年來也只受過這個傷。」倒是那些通過了卻因募款不足無法馬上蓋,案主等不到就過世;抑或施工地點太不方便,為不讓義工徒手搬運鋼構建材發生危險,只能忍痛放棄等案子,更讓他遺憾。

過中午後天氣開始轉陰,義工團仍持續手邊工作。挖土者為理事長王忠正。

脫下工程帽,王忠正平日是個動輒經手數億投資的交易員。

從無到有終上癮

電鑽聲持續運轉,走進一看,一人住的房子雖不大,卻浴室、廚房、客廳、臥室樣樣具備。負責內部設計的工地主任王敦立,事前便多次跑來部落和案主溝通,攤開設計圖才知別有洞天。「他(案主)有在打獵跟種山蘇,所以幫他做了一個小前庭讓他可以處理獵物。那因為他失去右手,所以瓦斯爐改放在流理台左邊,讓他左手用起來比較方便。」

王敦立笑說,很多案主一開始會不好意思要求,所以細節得要靠自己觀察。「像我後來默默發現他有女朋友,所以臥室裡本來是規劃單人床,就改幫他做成雙人床。」由於平時就在做室內設計跟政府工程,他習慣先到基地附近做各種調查,甚至連左鄰右舍都混得熟透,「這裡的狗一開始還會咬我,但現在跟我感情超好!」

接近傍晚房子也將完工,裝上大門後便大功告成。

完工後的臥室簡約素雅。(寶島義工團提供)

負責本次室內設計的工地主任王敦立,事前花了不少心力到現場觀察、蒐集案主需求。

近下午五點,烏雲密布的天空果真下起大雨,氣溫驟降,卻無一人停下手邊事。搬土的來回接力、裝窗的釘著窗框,只因明日就要交屋。「與其說幫他們,不如說我們有個機會幫自己。」於是有在雨水中治癒憂鬱症的、有在搬運磚塊時卸下那些始終放不下的。

「能從無到有把一間房子蓋起來,交屋時看到案主開心地又哭又笑,不知道為什麼,會讓人上癮。」仰頭、低頭接過工具,雨水從每個義工的眼窩流下,抹抹臉,卻仍是笑笑繼續。還不知名字的大哥,抓起螺絲起子轉過身,鞋底的泥巴在屋簷下拖出一長串足跡,「想這樣一直做,做到哪天台灣不再需要我們幫忙吧!」

午餐時間一到,義工們排排坐吃午餐,右三為本次跟團最年輕的高三生。

義工們多是利用六日休假時到偏鄉蓋房子,中午吃過飯後便會在鄰近的社區禮堂內午睡補眠。

寶島義工團小檔案
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幾個人組隊前往災區幫忙蓋組合屋,後因各地鄉鎮公所持續請求幫忙,便成立社團法人,集結各行各業人士,義務至各地協助弱勢修繕、改建房屋,期望完成「人人有其屋」的夢想。

 

義工團多採舊地新建的方式,對比案主原先借住的隔壁姊姊家,設備、建材都好上許多。

細水長流捐款更重要
通常蓋一人住的房子需二十五萬、四人住的約六十萬。相較一次性大量捐款,王忠正說,最好的是信用卡定期定額。「例如你本來想捐十萬,就可以改成每月用信用卡捐一千,資金比較穩定、不會大起大落,也能方便我們規劃每年預算、幫助多少戶,避免排擠到其他團體的捐款。」

除了捐款,工地現場也可見到不少各界捐贈的愛心小工具。

義工團強調安全第一,除了工具,醫藥急救相關的物品也很齊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