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不忍有人住豬舍 無名英雄默默幫蓋房

「今天才知道這個團體一直默默在台灣各地助建房子。」導演吳念真前陣子一則轉貼募款的貼文,引發瘋狂轉載,讓寶島義工團的捐款系統當晚就掛點。憶起此事,理事長王忠正仍感不可思議。成立十八年的寶島義工團,由各行各業人士無酬組成,最初僅為了協助九二一災區蓋組合屋,沒想到陸續收到各地鄉鎮公所請求幫忙,就這樣一路走到現在。蓋過四百多間房子,遍及全台。

「他們(義工團)第一次來的時候我還跟他們吵架,我說『不要開玩笑了!免費幫我蓋房子?』你知道現在詐騙集團很多啊!」這天烈日罩頂,走在小路上,一個原住民男聲喚住我們,「你們是來訪問義工團的嗎?那應該先來跟我聊一下啊!我是案主。」五十二歲的他長年住在夏日如烤箱、冬日如冰庫的貨櫃裡。他左手握著摩托車剎車,因工作被輾碎、截肢的右手抵著儀表板。

「本來想說一輩子就這樣在貨櫃屋裡過到死啦,沒想到可以得到設備這麼齊全的房子,還是專業設計師設計的!」愈說愈興奮,一旁的姊姊也激動握住王忠正的手,「我們真的是不知道要怎麼幫弟弟,還好你們來。」

笑笑回握,王忠正說,義工團被誤認為詐騙集團是常態,「畢竟案主完全不用出錢,對很多弱勢來說很不可思議。但也因為捐款有限,一定要給真正需要的個案,所以公所或其他社福團體通報後,我們都會再親訪好幾次。」

親訪就如柯南查案,本業是證券交易員的王忠正,心思細膩,除了案主本人,還會深入左右鄰居、派出所、村里長,打聽案主生活。「低收入戶太多,難免會有濫用愛心的。像有個案為了幫小三蓋房子,騙說一家擠在破爛租屋處,跑去他的戶籍地看,才發現他根本住在外交官爺爺留下來的祖宅。」也有探訪後發現案主家中其實有個成天打電動、不工作的兒子,「這種我們就會拒絕幫忙。」

過中午後天氣開始轉陰,義工團仍持續手邊工作。

本次獲義工團幫忙的案主因職災失去右手,為了自己的新房子,他也積極投入幫忙。

「水泥加了這個粉會更好吃!喔不是,是鋪上去後會更平滑。」正攪著水泥的大哥,見我在一旁觀望忍不住開起玩笑。「這裡很多義工本身就是做工程、水電相關,但有更多是單純想來幫忙的門外漢。你想得到的職業像農夫、律師、清潔工、護理師、DJ,甚至特種行業的都來過。在這裡大家不會問你的過去,只要戴上工程帽,都是一樣的。」

入團滿十年的施先生和黃大哥,就分別是保險員和工程師。一個是同事相揪,一個是看到臉書訊息,跟了一次團便愛上。「你能想像這年代還有人天天住在豬舍嗎?」看過太多不可思議的貧富差距,讓他們甘願犧牲假日投入幫忙。沒錢拿,卻樂在其中。「其實每次都好累喔!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笨哪!但與其在家看電視、打小孩,不如出來做點事,能幫到人自己也開心。」開朗的黃大哥在一旁笑說。

走出工地,沿途見得到另批娘子軍,有忙著蓋印發票、處理捐款的,有在休息區洗菜切菜的,「今天有糖醋里肌、麻婆豆腐,還有人家捐助的茶鵝。」四十四歲的小C笑說,來這裡交新朋友打發時間是她的動力,「我從不太會煮,到現在已經可以handle三、四十人的胃了!」

電鑽聲持續運轉,走進一看,一人住的房子雖不大,卻浴室、廚房、客廳、臥室樣樣具備。負責內部設計的工地主任王敦立,事前便多次跑來部落和案主溝通,攤開設計圖才知別有洞天。「他(案主)有在打獵跟種山蘇,所以幫他做了一個小前庭讓他可以處理獵物。那因為他失去右手,所以瓦斯爐改放在流理台左邊,讓他左手用起來比較方便。」

 

距離交屋只剩一天,義工正在進行窗框裝修。

寶島義工團內也可見到不少娘子軍出入工地幫忙。

除了第一線的工地工作,後勤還有另一群人為大家張羅三餐。此次主掌廚房的是小C。

近下午五點,烏雲密布的天空果真下起大雨,氣溫驟降,卻無一人停下手邊事。搬土的來回接力、裝窗的釘著窗框,只因明日就要交屋。「與其說幫他們,不如說我們有個機會幫自己。」於是有在雨水中治癒憂鬱症的、有在搬運磚塊時卸下那些始終放不下的。

「能從無到有把一間房子蓋起來,交屋時看到案主開心地又哭又笑,不知道為什麼,會讓人上癮。」仰頭、低頭接過工具,雨水從每個義工的眼窩流下,抹抹臉,卻仍是笑笑繼續。還不知名字的大哥,抓起螺絲起子轉過身,鞋底的泥巴在屋簷下拖出一長串足跡,「想這樣一直做,做到哪天台灣不再需要我們幫忙吧!」(撰文:陳昭妤 攝影:張文玠)

義工團多採舊地新建的方式,對比案主原先借住的隔壁姊姊家,設備、建材都好上許多。

寶島義工團內各行各業都有,有證券交易員、IBM科技新貴、家庭主婦,甚至還有高中生,只要有心幫忙的人都可報名當義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