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台大生染毒入獄 驚見大哥噴屎決心戒斷

吸毒就像一條不歸路。愈走愈遠,愈陷愈深。小偉告訴我們,他一開始只碰搖頭丸,後來混著K他命,吸著吸著,愈來愈不滿足,朋友開始介紹他用安非他命,藥癮在他身體內無限放大,渾渾噩噩,沒了意識,最後的代價,便是被捕入獄。監獄裡的人,某種程度像是社會縮影,在四坪大的空間,小偉體悟到了一些生命的哲理。

小偉,35歲,台中,業務

第一次碰毒品是我去舞廳玩,朋友說他有衣服(搖頭丸)跟褲子(K他命),邊吸邊聽電音,好嗨好放鬆,腦袋迷迷濛濛,跳舞跳到店打烊都還不會累。本來一個月吸1次,上癮後,每個禮拜都想吸。最高紀錄是從晚上玩到隔天早上7點,沒睡直接去上班,下班後繼續玩;有時候連做愛前都要吸,吸完才有自信,才感覺到刺激。我知道吸毒犯法,但爸爸猝逝後,我只想及時行樂。

我爸爸跟一個女的合夥開公司,兩人鬧翻拆夥,爸爸開始每天喝酒澆愁,他常喝米酒喝到吐膽汁,有天我放學回家,看到家裡來了警察,媽媽說:「你爸死在房間。」爸爸是跌倒趴在地上,五根手指僵硬變形,死相有點難看,當時我讀國三,打擊非常大,我哭不出來,覺得爸爸好短命。

此後媽媽就沒什麼在管我,我也覺得這世界沒人了解我。我變孤僻,放學就躲在K書中心,雖然考上建中、台大,但讀台大又怎樣,我其實很想使壞。出社會工作,我玩得更瘋,只要能讓我開心的事,我就去做。拉K、搖頭丸不能滿足我,我改吸安非他命,那晚我吸完上網想約砲,被警察釣出來,我身上有帶「安」,人贓俱獲,我驚恐之下,當場就認錯。被送到戒治所關,媽媽第一個禮拜來看我,媽媽哭,我也哭,我們什麼都沒說。

四坪關14個吸毒者,每天睡不好,同房還有一個吸海洛因吸到失禁的大哥,時常噴尿、噴屎。我一天說不到一句話,有人抄心經,我懶得抄,就翻聖經。聖經詩篇寫著,「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神與我同在…。」讀到這句,我好感動。

吸毒是撒旦在誘惑我,我必須靠意志力克服。出來後,我想改過自新,我搬家,把手機、工作都換掉,斷絕過去的朋友。偶爾心裡也還會有癮頭,癮頭來了想吸毒,我就忍耐,聽詩歌,轉移注意力,用詩歌把撒旦趕走。(撰文:許家峻 攝影:楊弘熙)

提醒:吸毒有害身心健康,請勿觸法

小偉過去曾經吸毒,從搖頭丸、K他命吸到安非他命,越吸越重。攝影:楊弘熙

在戒治所翻到聖經後,小偉決心改變自己的生活,讓主引領他的人生。攝影:楊弘熙

小偉受洗後,坦承過去的荒唐,如今心靈有所依托,他也安定許多了。攝影:楊弘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