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我是更生人】遇見宗瑞的那一天

肆陸玖畫出獄中特殊術語。(肆陸玖提供)

一般受刑人判斷獄友是不是明星級的,不是看他犯的案多大條、刑期長不長、做人夠不夠成功,而是看報紙的篇幅有多大、延伸的時間有多長。例如我入監收押時,最轟動的超人氣被告就是宗瑞哥,因為各大報章雜誌都爭相報導,覬覦他家產的演員也開始如雨後春筍般以受害人形象出現在螢幕前。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走馬看花的觀眾們嘖嘖稱奇,無論是罵他或數落他,大概很少有人像我一樣:在某次開庭站籠子時,真誠地和他說了句:「宗瑞(點頭),加油(抿嘴)。」當時他不好意思地與我揮手致意,大概能感受到我的真誠吧。

會幫他加油是因為感受到同是被告、官司纏訟的辛苦,但不是支持他這個人的行為,也許他真的做了什麼事傷害到某些女生,但也許沒有,評論對錯是法官的工作,不是我。也奉勸有當男主角興趣的其他朋友,管好你的硬碟,別讓有心人士有機可乘了。

在監所裡,犯了關於兩性問題的罪,一律統稱「香蕉」。在我的男性字典裡,是相當侮辱的名詞,因為我是一個女生說不要我就真的不要的人,寧可打手槍也不要讓人叫「香蕉」。現在的監獄很保護「香蕉」,那些老古利說因為怕他們被刷馬眼或欺負,避免糾紛,所以把這些人隔離在北監上課。

有一種「香蕉」比較不「香蕉」,就是跟未成年女生在一起,卻被對方父母告觸犯兒少法,刑期動輒三五年,這種「香蕉」比較不會被吐口水,也比較容易在裡面交朋友。

監獄裡的人真的是想像力十足,在文學造詣上有很好的天賦,例如「香蕉」就是一種男性陽具的超連結,讓人可以想像。如果是因為觸犯近親相姦的,就叫「自耕農」,自己種自己採收,實在非常貼切。

最後分享一個聽起來很帥但實際上很垃圾的名詞,某日在尿尿時,旁邊的同學問我:「欸!你知道同房的某人是『雙強』嗎?用台語發音聽起來真的很震撼,有種雙槍俠與警察衝突的畫面出現,幻想片刻後問同學:「雙強爲何?」

「強姦加強盜啦!」

靠.....原來是人財兩失那種路線的啊......。

作者:肆陸玖
31歲的城市流浪者。客家閩南外省混血,20歲下海當酒家男、23歲第一次進警局送法院、24歲在最下流的人間鬼道與妖魔鬼怪接觸、26歲收押禁見、29歲出獄在台中傳統黑社會生活當學徒,學習處事之道,31歲回台北服勞役。沒有背景、前科累累、鬼頭鬼腦、擇善固執、表情淡定、內心澎湃的自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