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沙漠逆妻週記】外國女人滾!我最接近沒命的一次

大飯店找來堆土機,把整個沙丘剷平,樹根都暴露地表,斷了,藏在沙丘裡的小動物全死了。(蔡適任提供)

推動對人與土地都友善的生態旅遊,是我跟貝桑的共同心願,沒想到竟因此而遭受生命威脅。

大沙丘群是沙漠最珍貴的觀光資產,不少業者在那兒搭建帳篷區,服務想在沙丘裡過夜的旅客,近來觀光客大量湧入,大飯店急著據地為王。

我跟貝桑渴望也在那兒擁有小小的空間,種樹、守護沙漠生態、分享物資給遊牧民族。好不容易我們在那兒找到一棵大樹,鬱鬱蒼蒼、崢嶸茂密,我們開心地做了記號,表示想在這裡做計劃。

隔天再回樹那兒看看,赫然發現一群男人圍著附近一棵樹,枝葉散落一地,其中一個大男人手上還握著鋸子,我怒不可遏,衝上去拍照存證,這群男人甚至不屑看我,團團圍住貝桑,我憤怒地大吼:「環境生態受摩洛哥法律保護,在沙漠砍樹是犯法的!」拿鋸子的是大飯店業主,他們的豪華白帳篷區就在這一帶。他以極為傳統大男人的傲慢姿態,冷冷地說:「我不跟女人講話,妳閉嘴,外國人滾回去!」

過兩天,地方官員要軍方押著我們回來把種在老樹旁的棕櫚樹苗拔起,我們懷疑是大飯店搞的鬼。

幾天前,我們發現老樹所在區塊整片被推土機無情輾過,沙丘被刨起,堆成沙牆,將老樹圍在裏頭,粗壯如樹幹的樹根被推土機挖斷,枝幹則被鋸下,排在沙丘稜線上。這一切,是這大飯店向這世界宣告這一大塊地全是他們的!

貝桑氣極了,打電話給業者抗議,我則忙著拍照存證,但對方完全拒絕與我們談,反而動用人脈向貝桑家族施壓,要我們放棄。好不容易連絡上業主之一,貝桑與他在電話裡爭執了起來,對方要我們滾,說這一帶全是他們家的,貝桑堅持土地共享是悠遠美好的遊牧傳統,村裡人都可以來用。對方便開始破口大罵:「你們家那個外國女人不應該拍我哥哥砍樹的照片!要她馬上滾回中國!不然我就殺了她!下次被我在路上遇到,馬上開車撞死她!」

見貝桑毫不動搖,業者稍稍讓步,以施捨窮人般的姿態說:「這樣吧,老樹是我的,旁邊那塊地你們儘管去用,需要水啥的,我可以給你們一點。」

貝桑說啥都不肯,最後,業者以鄙夷口吻說:「哼!老樹留給你們去種田養雞吧,反正你們啥大事都幹不了!」是的,在日日生意興隆的大飯店業主眼中,貧困如貝桑,這輩子只能養雞牧羊,根本沒那資格跟他們這些富豪權貴走入觀光產業。

貪婪是個無底洞,大飯店真正居心是把我們趕走。表面看似放棄,卻不斷找人來施壓,要我們滾遠一點!呵,是啊,「實現夢想」一旦與「擋人財路」有了交集,便有了生命危險。只能奉勸對撒哈拉有嚮往的旅人們,不要讓你在撒哈拉的娛樂,踩在沙漠生命的血跡上。

在沙丘上無情摧毀生態的推土機,就為了搭建豪華白帳篷區,讓財團荷包滿滿。(蔡適任提供)

撒哈拉古老野樹被飯店業者用鋸子斷手斷腳。(蔡適任提供)

作者:蔡適任
一個拿到學位就跑去跳舞的人類學博士,浪蕩不羈流浪到撒哈拉,意外結婚進而定居,開了間「天堂島嶼」小民宿,自以為當起了老闆娘,滿腔熱血地推動生態旅遊,卻是日日身陷傳統婚姻,真槍實彈上演鄉土劇橋段。
JalaDanse。蔡適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