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家人重男輕女 她從軍求獨立

今年23歲的小宥高中畢業就簽下志願役入伍當兵,從小在重男輕女的環境下長大,讓她不得不強悍。國中時遭哥哥性侵,家人卻威脅不能讓家醜外揚,讓她絕望不已。這幾年在軍隊磨練,加上經歷親人生病、過世等,讓她漸漸看開一切。

高三畢業前,我簽了4年的志願役士兵,除了想逃離家裡,讓自己獨立,也想証明我不輸給男生。從小到大我都比較男孩子氣,不只是因為生活周遭都是男生,更因為我必須強悍到可以保護自己。

家裡一直有重男輕女的觀念,我有個哥哥,幾乎所有長輩都寵他,在家就像小霸王。我還在媽媽肚子裡時,或許是想沖喜,奶奶跟爸爸協議好要把我過繼給一個病重的叔叔,但我出生前叔叔就過世了。奶奶好像覺得是我帶來不幸,從小到大都不疼我。媽媽在我三歲時離家,我對她的記憶停留在她總是偏心,偷買東西塞給哥哥。有時會想,是不是她懷孕時就覺得這女兒是要給小叔的,對她來講沒差,感情就比較薄弱。

小時候哥哥做錯事誣賴我,不管怎麼辯駁,被打的都是我。看到家人對哥哥的呵護,我好不甘心、好恨這一切。

其實爺爺跟爸爸是關心我的,但一直被其他人冷落,我覺得很孤獨,我不要求要有多一點的愛,只希望有同等待遇。小學三年級我到便利商店偷東西,差點被警察抓走,不是想做壞事,只希望得到家人關注,但後來還是只有爺爺來救我。

國二那年,有一天大人都不在家,哥哥進了我的房間對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我掙脫不開。後來告訴爸爸,爸爸氣沖沖地要毆打矢口否認的他,卻被奶奶跟叔叔勸阻說,「你兒子都說沒做了,你幹嘛相信你女兒?」奶奶甚至把我抓進房間威脅:「妳敢報警或告訴別人讓家醜外揚,妳就試試!」被性侵的創傷加上不被信任的痛,讓我一度想不開,幸好身邊有一群好朋友一直陪著,才沒走上絕路。

有時候會覺得,為什麼我的人生會跟八點檔一樣荒謬,打開電視看鄉土劇,差不多就是在演自己家的情節。但這幾年在部隊裡遇到更多、更複雜的人際關係,又經歷爺爺過世、爸爸大病一場。一路走來滿佩服自己可以那麼堅強,退伍後我還有些茫然,不知道未來的路怎麼走,但我會好好過生活,找到自己的價值。

(撰文:謝君怡  攝影:張文玠)

小宥個性較男孩子氣,不只因為生長環境都是男生,家中長輩重男輕女也讓她必須強悍到可以保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