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吳宇森談《英雄本色》 張國榮成遺憾…

說起《英雄本色》,大家都忘不了叼著火柴的周潤發、不做大哥很久的狄龍,還有「不要叫我阿傑,叫我阿Sir!」的張國榮。

《英雄本色》1986年上映,經典地位20年不變。但導演吳宇森重新談起代表作,卻有不少遺憾…影片中他說…(撰文:名人組

《英雄本色》是導演吳宇森最經典的代表作,但他對這部電影仍有遺憾。


俄國大文豪契訶夫說過,
如果故事中出現一把槍,
就一定要發射。放到吳宇森視野,
如果電影裡有槍,就要有打不完的子彈。
但偏偏,大導演這回到日本拍片,
日本警探的左輪手槍裡,
最多只有五發子彈,
打完也不可能從西裝內袋掏出補充彈匣。
大日本民族說一是一,不得苟且。
但匪徒如潮水,難道,
這部片拍的是英雄末路?

今年是導演吳宇森入行電影圈的第五十年,年過七十,他對電影的熱愛仍如最初。

事過境遷,一把槍只有五發子彈成了導演吳宇森到哪都要說的一樁趣事。


「當然也沒有政府的人來禁止我打(超過五發子彈),但這關乎日本警察的形象,我還是尊重他們,加上福山雅治(在片中飾演警探)也是很有代表性的日本明星,我覺得讓他亂打人家也不好…」


首映會、記者會、甚至是專訪,「銀幕雙槍之父」吳宇森不斷說著這故事。


「我讓他打完自己的子彈,就用別人的槍,反而設計出很多動作上的趣味。」吳宇森仔細解說自己每個畫面的用意。原來大導演的腦子裡,還是存在很多解釋。


三十年前,《英雄本色》問世後,我們都已經不再懷疑小馬哥為何有打不完的子彈?墨鏡、風衣更是黑幫火拼現場的指定時尚。一代宗師再出手,獨門功夫當然是經典,也可能成為包袱,但吳宇森以一種圓滑包容的方式接納時代與環境的不同。

吳宇森(左)導演的新片《追捕》全片都在日本拍攝完成,主演的福山雅治(中)和張涵予(右) 是本片的「雙雄」組合(華映娛樂提供)。

一代宗師 致敬偶像

新電影《追捕》的源頭其實是部一九七六年的日本老電影《追捕》,由知名演員高倉健飾演。當年,吳宇森最崇拜的兩個明星,一是法國第一美男子亞蘭德倫,另一就是高倉健。「那時在香港,一個月要看一部高倉健的電影!」


「他是我心中的男子漢,就是個正義的代表,像日本的荊軻。他影響我後來拍《英雄本色》,就照著他的形象來設計小馬哥,墨鏡風衣,重情重義。」說起偶像,七十歲的吳宇森像個小粉絲。


高倉健於二〇一四年因淋巴癌過世。「那時正好是我心情最不得意,就是因為《太平輪》,票房也不好,那部戲很多方面都太讓我受傷了,又聽說他過世,我就非常非常難過。」


卻也是這時,寰亞公司林老闆來了通電話,說手上有個「追捕」的案子,一定要讓吳宇森看看。久旱逢甘霖,失意的吳宇森馬上燃起一分鬥志,手上其他計畫都先擱下。


「日本人不肯讓出舊版《追捕》的翻拍版權,所以我們只能從原著小說去發展。」舊版電影裡,逃亡的高倉健冒險開著小飛機,還在樹林裡遇上黑熊,驚險萬分,但其實都能再拍得更好…吳宇森說得津津有味,卻只能另闢蹊徑。


「這反而增加我很多創作自由。」吳宇森語氣一轉,又是一片柳暗花明,新版本裡頭,「雙雄」角色的個性比起舊版多了些人性,福山雅治飾演的警探比起堅毅冷酷的舊版本多了些情感伏線,而飾演「高倉健」的張涵予,則是被導演下了「演自己」的指示。


「去模仿是行不通的,可能會造成反效果,畢竟全世界只有一個高倉健,周潤發也只有一個周潤發呀。」吳宇森說。


即便是向偶像致敬,也並非不能變通。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新片中多了兩名女殺手——拍了數十年英雄電影的吳宇森,頭一回在銀幕上顛覆「雙槍」只能由「雙雄」掃射的既定印象。

吳宇森表示,他還在追尋另一個境界或新體悟:「啊!人生就是這樣!電影就是這樣!」

導演千金 最懂老爸

「會由女的來演,是因為很多人都說我只會拍男人之間的感情,但其實我拍女的也非常好,沒有人相信我!哈哈哈~」


吳宇森豪邁說著,其中一名女殺手,由他女兒吳飛霞飾演,他有兩人分的把握。


「其實我更可以拍些成本不大的小製作,像是只有一對男女的愛情故事,也可以拍得很美的~但就是找不到投資。」吳宇森突然自坦心事。


「真的啊!大家都說『導演你還是拍大片吧~』我說有時也讓我試試吧,但就找不到錢,這麼少錢也找不到。」方才他還說著自己戲裡的悲劇英雄,這會兒卻讓人看到他的身不由己。


但英雄不總是寂寞的。女兒吳飛霞大概是從小耳濡目染,也活成個電影痴,不但腦子裡內建一座老電影圖書館,也走上編導之路,拍過幾部短片。


「她的鏡頭語言跟我還有幾分相像!」吳宇森開啟慈父模式呵呵笑說:「幾分鐘的短片,她做了個很大的升降機,哇!也是很講究!」


這次已是吳宇森第三次讓女兒演出自己經手的電影,女兒又要打、又要摔,他在現場不便袒護,反倒是同戲演員福山雅治跑來向他開玩笑:「導演,我剛剛殺了你女兒!」吳宇森從容接下這個幽默:「呵呵,沒關係,你看她又活過來了。」


「我(平常)滿聽她的話,有時候我拍西片,情緒不好,想發脾氣的時候,只有她能控制著我:『八八,這樣不行,他們有他們的難處啊…』我快要發作的時候,就只聽她的。」


「常常會遇到這樣的情況嗎?」我問。


「拍西片壓力就比較大,因為整個好萊塢圈子,滿政治的,有時想拍一些東西被他們干擾,心裡會很不開心。」

吳宇森說著好萊塢的勾心鬥角,有點莫可奈何,但語氣一轉,又開朗過來:「我還是滿懷念在那裡工作的,他們的工作人員都夠專業,這是我很喜歡的!」他開心地說,自己接下來還有兩個西片的案子在進行,「一部是女殺手的故事,一部戰爭片。」


「導演您是不是常常忘記自己的年紀啊?」他最近才不慎閃到腰,六年前,他還罹患淋巴癌的。

女兒吳飛霞(右)是吳宇森的拍電影良伴,吳宇森讚她「有朝編、導發展的潛力(華映娛樂提供)。」

古稀少年 繼續做夢

「那時在籌備《太平輪》,團隊都為我擔心,但我每次到現場都覺得自己變好了,哈哈!」照他的說法,拍片有療癒的效果,加上醫生給他正面的期待,讓自己對康復很有信心,後來果真痊癒。


「不過有另一個原因,我生病時看到一些電影,拍得很爛啊…」「哎呀這麼難看,我又回想自己,其實我也沒拍出一部真正理想、經典的電影,就這樣走了,好像不甘願。我就這樣激勵自己,要繼續下去!」


我心生好奇:「導演接著最想拍什麼呢?」


「最想拍武俠!」他斬釘截鐵說道,我才猛然發現,一向被譽為開創「現代武俠」的他,其實並沒拍過真正的古裝武俠片。


「我常常想起我和徐克,我們那時拍電影,惺惺相惜,各有各的武功,我幫你、你幫我,後來各自發展、各據山頭,現在又在一起。」輕描淡寫間,「吳氏情懷」又讓人聽了心底酥麻。


「但武俠片就無法開槍了?」我回神一問。


「嗯,那可以有雙劍!」他笑著。


沒關係的,槍開不成,鴿子肯定會飛的!

撰文:鄭淳予 攝影:陳孔顧 攝影協力:陳希倫、王聰賢 剪接:詹淯詞

幾年前,吳宇森驚傳罹癌,讓他抗癌成功的關鍵,是對電影的一份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