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外拍、屍妝、做標本 廢墟女孩的帥酷生活

Maxinna Roxen 台北人 21歲 國營事業約聘員工
 
我的本名聽起來太瓊瑤,不願意講。因為我染了一頭金髮,大家都叫我金毛。我是個很怪的人,興趣是迷戀維多利亞時期的事物。例如華麗裝扮、打獵、研究死亡跟鬼怪。我覺得我生錯時代。
 
我阿公是從廣東來的老兵,又是基督徒,所以我的家庭非常保守。小時候我很孤僻,不跟人講話。因為家人覺得社會很險惡,對我們很保護。我弟現在唸大學,每天都還是父母接送,生活非常封閉。我個性比較叛逆,國中開始,想跟大家一樣,跟朋友逛街、出遊,做一些少女行為。家人有意見,我也沒理會,後來就變成這樣了。一邊上班,一邊接外拍、當化妝師。
 
不知何時,我喜歡上維多利亞時代的東西。收集古董娃娃,跟巴洛克飾品。後來迷上化特殊妝,用衛生紙的碎屑加上眼影,就可以讓一個人看起來腐爛。華麗中的荒涼,令我迷戀。因為常跑廢墟拍空景,總會看到動物屍體。越看越有興趣,就帶回家,然後學做標本。打獵製作標本,也是維多利亞的流行。我不打獵,我撿屍體,把牠們冰在冰箱裡,想做標本時就拿出來用。
 
我本來以為是家庭中的異類,後來發現爸爸也幹過同樣的事。他年輕時曾抓過蝙蝠,打死後把屍體埋三個月,再把骨頭帶回家拼;他也曾待在意外溺斃的屍體旁,看很久觀察屍體變化。這種事家人無法接受,他也沒在乎。我想我可能遺傳到他。
 
有人問我剝製動物皮毛不是很殘忍嗎?動物死了我才把牠們帶回家,我不覺得自己殘忍。大家吃的是動物的屍塊,這不是更殘忍嗎?死亡不是一種結束,它也不是重生或新生,只是另一種開始。從屍體的改變,你可以看到真正的自然變化。
 
很多人說我只是想搞怪,我覺得自己像是一座廢墟,等著別人走進來。小時候我只懂得封閉自己,後來找到自己的興趣後,我就從廢墟走了出來。我的期許只有一個,就是不要虧待自己。我覺得依照家人的期望去走,在社會上會無法立足,我不會順從他們。一件事只要我不後悔,就會去做。

撰文 : 傅紀鋼

台北女孩Maxinna Roxen有著異於常人的興趣,製作標本、收集古董娃娃、化傷殘妝、個性特異獨行。 (攝影 : 林玉偉)

Maxinna Roxen常會撿動物屍體回家做標本,從小蟲蟲、兔子,到狗狗的屍體,都做。這是她做的狗骨骼標本。(攝影 : Maxinna Roxen)

Maxinna Roxen在學校學到化特殊妝的技術,擅長化腐爛的傷口。 (攝影 : 林玉偉)

Maxinna Roxen覺得自己就像一座廢墟,因此常跑廢墟探險。 (攝影 : 傅紀鋼)

Maxinna Roxen收集很多娃娃,會為它們做衣服。最愛各國的古董娃娃,特別是市川人偶。(攝影 : Maxinna Roxen)

Maxinna Roxen常接外拍,跟許多攝影師合作。(圖片提供: Maxinna Roxen,攝影 :陳語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