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電影情節真實上演 更生人性獄實錄大公開

受刑人人權問題引發討論,他們在裡面如何解決生理需求?也令人好奇。電影裡演的性侵情節是不是真實存在?剛出獄的更生人阿山(化名)說,性侵他是沒看過,但口交完還吞精的戲碼,他的舍房裡倒是上演過數次。

「記得我從龜山轉到雲林二監是在去年夏天的時候,那裡十二個人住一間,睡覺位子只有一張行軍床那麼大,大家睡地板。往左邊轉個身,就貼到一個黏黏熱熱的背;往右邊轉個身,又看到另個人握著他那個東西磨蹭…。然後睡到一半,就會看到大家跑起來輪流去廁所,每天午睡跟晚上睡覺都是這種情形。去蹲廁所會幹嘛?你想也知道不是尿尿就是做那種事嘛!

「打手槍啊。跟你講一下舍房『地形』,攝影機就高掛天花板一角,監視大家一舉一動,廁所位在攝影機同一直線的另一角。上廁所時,我們會把涼席立起來圍住然後蹲在裡面,這樣攝影機就比較照不到。

「其實也沒什麼好丟臉,不然要大家怎麼辦?都是正常的大男人哩。沒有人真的在床舖上打啦,都是去馬桶那邊,打完可以直接洗一洗啊!不過,我自己在裡面一年多從來沒打過手槍,我個人從以前就沒有這種自己弄出來的習慣。我都是『跑馬』啦!跑馬你不懂?就是…睡到一半,那個東西自己跑出來了。」

出獄後,阿山租了間雅房,小浴室裡雖然陽春且要共用,但他說已很滿足。

對於監獄的概念,很多人都來自電影《火燒島》、《監獄風雲》,阿山說,受刑人不合、被欺負的事,真實監獄裡的確有。「在裡面,十年就算重刑犯,我們那間,最大尾是一個七年刑期,犯強盜案的。那個被欺負的是從隔壁房調來的,腦子不太靈光叫阿健。阿健瘦瘦高高,皮膚算白,總是低著頭很少講話,聽說在隔壁房就一直被欺負。

「有一天早上,強盜犯去上廁所,他就把那『東西』掏出來。洗澡的時候我看過他那東西,他有弄些珠子,三、四顆吧在皮裡面,大起來的時候,會像苦瓜那樣凸出來。

「強盜犯講:『阿健你過來,幫我吹一下。』阿健看起來有點不想,但也沒說什麼就過去了。他們兩個就蹲低低的在馬桶那邊…吹喇叭。吹完,阿健也不敢吐,那旁邊有一個漱口杯,強盜犯叫他吐進杯裡,然後叫我們加一點開水進去,搓一搓之後叫阿健喝下去…。這種事發生過三、四次,不會有人管啦,他們在吹喇叭的時候,看電視的看電視,看書的看書,你被欺負干我什麼事,大家都會想刑期到了就出去了,幹嘛為了別人惹事。」

更生人阿山(化名)說,牢房裡睡到一半大家輪流跑去打手槍是很普通的事。

進監以前,阿山原本是基層公務人員,每個月有四萬元收入,自給自足。但他愛賭,愈賭愈大,後來一晚可以輸到三、四萬,沒錢還賭債,就偷了房東信用卡盜刷。「進了監,最可惜的是我好好的工作沒了,現在想想真的很後悔。你可以把照片上的我頭髮弄長一點嗎再登出來嗎?我進去這一年多,頭髮掉好多,這個剛出獄的髮型實在很難看。」

(撰文: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XY檔案470期)

幾個厚紙板鋪成的床,阿山也睡得很香。起碼是獨立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