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擊敗德國坦克 鄭兆村奪金最希望「她」比讚

標槍以拋物線劃過臺北田徑場天際,直衝90公尺線,田徑場上的看板亮出「91‧36」,全場歡聲雷動,臉書還有網友留言,以為看到了「后羿」還是超級塞亞人。

世大運賽場上高潮迭起。在男子項目的標槍決賽,出乎意料地上演一場經典之戰。賽前被看好奪牌的台灣選手黃士峰與鄭兆村,對上大會第一種子有德國坦克之稱的霍夫曼(Andreas Hofmann)。三人上演一場刺激萬分的追逐戰。

黃士峰在第一擲時就擲出81公尺34的佳績,隨後登場的鄭兆村再擲出83公尺91壓頂。金牌、銀牌感覺將落入台灣手中,但人高馬大的霍夫曼第三次試擲又轉為領先。黃士峰不甘示弱,第4擲擲出86公尺64,衝上第一名。但霍夫曼緊接在第5擲飆出88公尺33,再度搶回第一。

眼看霍夫曼就要以破紀錄的成績奪得金牌,賽前就放話要寫下傳奇的鄭兆村,面對最後一擲,他眼神堅定,在全場觀眾聲援下,穩定助跑,標槍從他手上奮力擲出,在觀眾歡呼下愈飛愈遠,劃過天際,直直落入90公尺的範圍外。鄭兆村一個跨步,高舉右臂,大聲嘶吼。因為他知道他終於寫下了台灣與自己的傳奇。

遇強則強

「我現在還是不太相信自己竟然擲出91公尺36,但我真的做到了。」連最後擲出91公尺07的霍夫曼,賽後都告訴鄭兆村:「真的很不可思議!這是我第一次丟超過90公尺,卻無法得到金牌。」身高195公分的德國大隻佬,硬生生輸給比他矮將近20公分的鄭兆村,雖然扼腕,但兩好手也惺惺相惜。

教練薛聖融說,「兆村前五擲成績雖然落後,我仍覺得他不會輸,因為我看到他霸氣的眼神,他很有爆發力。」最後一擲勝出的關鍵在哪?薛聖融說,「阿村的個性就是這樣,他想要拚,金牌就是他的,全世界沒有身高不到一百八擲標槍擲超過90公尺的,只有他。」、「阿村對訓練的要求嚴謹,別的選手彈跳做8下,他會做10下。」

征戰這麼多年,鄭兆村如願創佳績,大家都想知道真人版「后羿」如何養成?這得從鄭兆村的楊梅老家說起,鄭兆村自我調侃,他從小不太喜歡讀書,「但我滿喜歡田徑,就像吃飯一樣,一天不運動就怪怪的。」就讀楊心國小時便加入學校棒球隊,擔任外野手的鄭兆村因長傳能力突出,被瑞源國中的田徑老師莊一鴻相中,此後改練田徑,「每天練短跑、丟壘球,老師最終還是要我練標槍,只是要我先把基本訓練做好。」升上國中,鄭兆村在莊一鴻的嚴格訓練下,正式學標槍,高二進入國家隊,轉往左營受訓,改由教練薛聖融指導。原來鄭兆村犧牲了童年與青春期,才造就今日亮眼成績。

家人力挺

然而鄭兆村並非一路順遂,「大一那年我煮東西燙傷右手、腿,訓練受到影響,成績一直不理想,甚至前三名都拿不到。」面對挫敗,即便有壓力,鄭兆村說他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講,「心情再差,我自己調適。我會要求自己趕快振作起來,才最重要。」其實鄭兆村能全心全意投入體育,都因家人支持。鄭兆村在單親家庭長大,排行老么,父親鄭瑞耀是清潔隊員,「我爸只說做什麼都可以,不要做壞事就好。」

談到家人,鄭兆村滿是感謝,「我是阿公阿嬤帶大的,跟阿嬤的感情特別好。」如同這次世大運,全家總動員到現場幫他打氣,唯獨阿嬤缺席,「之前阿嬤每一場比賽都會到,決賽那晚,她一定也在天上看著我。」

今年四月,鄭兆村飛日本參加日本大學田徑公開賽的同時,阿嬤因病入院,「阿嬤要家人千萬別讓我知道,怕影響我的心情。我一回台灣,就直接趕到醫院,我告訴她,『我得到第一名,你知道嗎?』,阿嬤說不出話,只給我比一個大拇指。」過了兩天,鄭兆村的阿嬤便離開了。鄭兆村沒有遺憾,他把阿嬤放在心裡,等回楊梅老家,他要拿金牌給阿嬤上香,跟阿嬤說,「我打破亞洲紀錄,成為台灣的標槍傳奇了。」(撰文:許家峻 攝影:湯興漢)

鄭兆村小檔案:
23歲(1993年10月17日)
身高177
體重77
輔仁大學體育學系
桃園農工
桃園瑞原國中
桃園楊心國小
2012年亞洲青年田徑錦標賽金牌
2014年亞洲運動會名列第五名
2017年全國大專校院田徑公開賽金牌
2017年世界大學運動會金牌,同時為亞洲第一位標槍成績超越90公尺之運動員

鄭兆村在決賽前就向教練表示,想要擲破90公尺,成為第一個破90公尺的亞洲人,如此霸氣的宣言果然讓他在最後一擲以91公尺36摘下金牌。湯興漢攝

德國標槍好手霍夫曼(左起)、台灣鄭兆村、黃士峰在賽後記者會秀出獎牌合影。張文玠攝

鄭兆村出生在單親家庭,從小由阿公、阿嬤帶大,即便阿嬤於今年過世,鄭兆村仍然覺得阿嬤會在天上守護他。湯興漢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