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牛郎界鳳小岳 下海為賺一桶金

有點混血臉孔的Benson在號稱台北最高檔的牛郎店當男公關。他說不要一聽到牛郎這行業,就覺得:哇!那不是每天都要打砲!「打砲也要有fu、看對眼。私底下你愛我我愛你,不收錢也可以。」他自稱賣給女客的是快樂,不玩騙錢、騙感情這種老步數。 

「小時候不愛念書,最愛打架,可能在夜店你跟我裝熟拍我肩,就要被我揍。現在則最愛打砲,但我不靠打砲賺錢,純粹個人興趣。」對性能力,他非常自豪。他說自己全身上下最帥就是老二,也坦言性對象真的有三位數。「前陣子我才跟我們店裡有名的大老二們下班後相約去酒店,就叫小姐當場把大家弄硬來比賽,沒騙你,我第一名。不要以為個子高老二就大,我贏店裡身高188公分的牛郎。」

▲五官深邃、體毛濃密的Benson示範男人的性感,要讓大家對牛郎改觀。首先,他說潮牛郎不穿緊身三角褲,很噁。

但Benson在牛郎店生存之道並非打砲,「跟客人打個砲,賺一次這種快錢其實沒什麼意義。當然這類靠打砲的公關大有人在,但我比較重感覺,如果兩人眼神對到了,私下你愛我我愛你,怎會提錢,不收錢也可以。我比較希望能經營客人,以後不做這行了,這些人脈也應該用得到。」 他的大絕招是唱歌。

上班前,他會稍打粉底,讓自己在燈光下看起來更帥。

「你去問全台北市的牛郎,沒人敢說唱得比我好。我是靠唱歌獲得其他牛郎的尊重。」Benson什麼歌都會唱,從熟女最愛的新不了情到酒店妹愛的high歌,全都唱功到位。「我入這行其實才半年,像我這種菜鳥,照理說一開始是賺不到什麼錢的,但我很拚,曾經站在台上一首接一首唱,很累,但還是唱到底。那次唱完,很多客人就會問我是誰,就認得我了,下次可能就點我檯。幹部也知道我能玩、能喝、能唱了。」

維持身形是基本功,Benson每天上班前先做50個伏地挺身。

店裡客人形形色色,「有女老闆、OL 、酒店小姐…什有領域都有啊。有的來應酬,有來找牛郎談心的,當然也有一進門就感覺得出是來找牛郎打砲的。最老的差不多60歲吧,應該就是一種來找孫子安慰的fu,最飢渴就35~45歲左右的熟女。我們店裡賣的就是快樂,不論是當下或事後回想起來都會覺得真high!不是你想的那種牛郎店都在騙錢、騙感情。」

問Benson為什麼入行?他說,因為不想當靠爸族。「我是爸媽領養的小孩。一開始我不知道,爸媽從沒跟我提過,他們一直對我很好。有一次要出國玩,我去調戶政資料才發現上面寫『領養』。然後我才知道自己是泰雅族。」 知道了自己身世, Benson就覺得自己經濟應該要獨立,要好好存錢,應該要還給家裡。

Benson坦言對女生性愛新鮮感只有三次。所以會講明可以上床,但不能交往,不想騙女生。

「我本來在賣衣服,有一次我問作酒店經紀的朋友有沒有男生上班的店,他說當然有!我就開始上班了。」其實,他當然也介意外界眼光,尤其怕媽媽知道。「但我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賺錢,三十歲前要存到一桶金。」 只是我們問賣快樂給女人的他,自己過得開心嗎?一直嘻嘻哈哈的他,臉色稍沉:「自從做這行後,我就不知道什麼叫開心。你覺得小丑會開心嗎?」 (撰文:楊筠)

【本文原載於2015年8月壹週刊】

Benson有泰雅族血統,個性其實很熱情有趣,不是勢利眼的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