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精障兒被醫院當皮球踢 家屬只能吞忍

林爸爸照顧罹患思覺失調症的大兒子已經23年了。林爸爸這樣描述大兒子的病況,「他從小時就情緒化,時常把身邊的人都搞得烏煙瘴氣。只是身為家屬,我發現的有點晚,那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會比較好?」然而,大兒子狀況愈來愈糟,病情延誤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他17歲才就醫。「只是第一家醫院判定我兒子是憂鬱症,給他吃憂鬱症的藥吃到20多歲都沒有改善,才幫他轉到另一家醫院,後來確診是精神分裂。」

林爸爸告訴我們,他兒子的狀況跟忤逆父母的青少年狀況不同,多數人一看便知是精神狀況出了問題。只是,「我想說我出門上班,小孩都交由太太,所以我太太壓力很大,兒子情緒全丟給她,我也確實疏忽對她的關心。」面對大兒子的病況,夫妻倆把苦悶藏在心底,互不踩彼此地雷,維持一種表象的和諧。「但我太太累積久,也有情緒會爆發,爭吵就會出現。」

精神病的層次很多樣,有的好照顧,有的不好照顧。林爸爸說,他的大兒子便是很難照顧的那一種,自然成為各家醫院拒絕的對象。也因為屢屢遭到各家醫院拒絕,林爸爸只好把大兒子送到花蓮的玉里醫院長住。「他住在玉里療養院四年多了,前兩年過年都有回家,但他近年病況很嚴重,對人都會用暴力,社工沒辦法讓他回來。有好幾次,我本來要到板橋火車站接他回家,臨時又出狀況,社工說他會鬧,有暴力行為,不放心帶他上火車。」

林爸爸談到這一段時,他說他的心情是矛盾的。他盼望、渴望兒子回家,卻又擔心兒子控制不了自己,傷害到他人。「如果我沒有疏忽,在他小時候就察覺他有異狀,或許我的家庭就會不一樣了。」林爸爸嘆了一口氣。採訪結束時,我們問林爸爸最需要什麼?他說,「我最需要安撫,需要有人聽得懂我說什麼。」(撰文:許家峻 攝影:張文玠)

長年照顧兒子,林爸爸說他最需要安慰,需要有人聽得懂他說什麼。張文玠攝

林爸爸前年主動加入伊甸基金會活泉之家精神疾病照顧者專線志工,盼能協助更多家屬。張文玠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