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讓男人高潮的佛教徒 陳美娟:「潮吹是騙人的」

本刊2008年曾專訪在日本開設經營A片製作公司的台灣人陳美娟(黑衣者),圖為陳美娟在A片現場指導拍攝過程。黃威勝攝

日本東京警方今日表示,逮捕一名在日本拍攝無碼AV,並將片子經由台灣轉到美國販售的台灣女社長、67歲陳美娟。

本刊在2008年曾專訪唯一一位在日本開AV 製作公司的台灣人陳美娟。

她當時表示,在片場看過無數女優高潮,但她很清楚,那些高潮,八成都是假的。

她自己卻真正經歷過幾次人生高潮。80 年代當家電水貨大盤致富, 90 年代進軍中國手機市場,幾乎橫掃全國。

不過高潮使人飛得高,也跌得重,後來手機事業生變,她累積十多年的鉅資血本無歸,倉皇逃回日本。

2000年,她開了一家A片製作公司,這幾年遇到寬頻網路興起,越來越多人下載A片,嚴重衝擊A片產業,但她相信,只要情色不死,高潮還會再來。

本刊2008年曾專訪在日本開設經營A片製作公司的台灣人陳美娟(前),當時她成天都在拍片現場看演員做愛。黃威勝攝

「潮吹是騙人的啦,是拍戲做出的效果,其實女生拍潮吹很難過。」A片拍片現場一對男女優正在做愛,陳美娟背對著演員,坐在遠方的陰暗處,一撫摸愛犬VIVI,一邊低聲對我說。五十八歲的她(2008年),在日本經營A片製作公司,公司規模不大,卻是業界唯一的台灣人。

A片不是拍電影

日本人工作很嚴肅,少有人說笑,但陳美娟一到片場就蹦到化妝間,和女優像姊妹般嘰嘰咕咕地說長道短,轉身發現另一位女優有點發燒,她摸摸女優的額頭安慰她,化身溫柔的母親;工作人員遇到問題,她又板起面孔指揮調度;而男優到場,她更是一邊跳躍不到一百五十公分的身軀,像個熱情粉絲一邊鼓掌歡迎,來一個跳一次,絕不失誤。

陳美娟說:「我喜歡片場溫暖快樂,演員容易進入狀況。」不過她也很實際地說:「這也能讓女優心情放鬆,免得情緒失控,延誤拍片。」做這行難免要冷酷,前兩年流行強暴戲,即使每個女優都哭她也拍。我問她人獸情節合不合法?她竟說:「可以拍,而且動物不用打馬賽克更省事。」

雖然她拍A片,卻是虔誠的佛教徒,曾吃素七年,至今還每天打坐。問她拍A片和宗教不衝突嗎?她說:地藏王菩薩為什麼去地獄普渡那些人?要修行,到任何地方都能修,我沒有道德上的掙扎,我沒有強迫她們拍片。A片就是A片,要讓觀眾興奮,不能用電影的手法拍,不能好高騖遠。」

八年前她拍第一部A片時可不這麼想。入行前,她從沒看過A片,滿懷浪漫奇想,花了很長的時間構思劇本,描述一位太太偷偷參加性愛化妝舞會,與會者都戴面具,沒想到她丈夫也參加了,吃醋的丈夫偷看她和其他男人做愛,事後找朋友輪姦她。

「他太太會去參加那種舞會,代表她性慾很強,被輪姦剛好滿足她的需要,這對夫妻各取所需,最後沒有離婚。」她笑說:「A片都要有happy ending嘛。」結果這部名為《異常的愛》的嘔心瀝血出道力作卻賠慘了,只因劇情太多,男性觀眾沒耐心品味一個女人的用心。她學乖了,這天拍的女同志A片,只有頭三分鐘簡單鋪陳兩個女孩如何在路上相遇,就迫不及待地上床。

個性強 不怕黑道

日本A片業界大多由黑道把持,一個女人能在如此複雜的環境生存必定有她的手腕,不過她對此不願細談,只說:「跟黑道做生意和一般人一樣,只是出事時他們處理得比較強勢直接。不過日本人比較守規矩,照規定走、該付的錢準時付清就沒事了。」她用一種江湖口吻比喻:「你吃飽了,還會想再吃嗎?」

她卻說了過去在台灣與黑道交手的經驗。二十年前,她未成年的兒子讓同年的女孩懷孕了,女方的父親是黑道,把兒子擄走,逼她出面談判。「對方要趁機敲詐我,我找一個認識的警察陪我去。我跟對方說,要錢?NO!我兒子惹出來的自己解決,而且你女兒是處女,我兒子也是處男,你要錢我也要錢。結果他生氣又拿我沒輒,隔天砸我的車出氣。」她獨自在商場打滾,防衛心強,絕不受欺負。

片子拍到凌晨四點半才收工,隔天陳美娟招待幾位她從台灣找來幫忙拍片的朋友,到溫泉旅館鬆口氣。她三十八歲再嫁的現任日本丈夫開車,她在後座屈指算一生做過的生意,餐廳、印刷、委託行…,十根手指數完放棄地說:「太多了,算不完。」她先生說:「她年輕時做事比現在拚命好幾倍。」然後開玩笑地說:「大概因為她是混血兒,才會精力異於常人。」他答對了一半。

對的是,她母親是日本人,是父親在日本經商認識的。「可是小時候學校都教我們要抗日,我被嘲笑、歧視,我還跟媽媽說,都怪妳是日本人。長大後我才想,當時我媽媽受的傷害其實更深。」

錯的是,她拚命工作其實另有原因。一九七二年,她國立藝專一畢業,和朋友合夥開室內設計公司和家具店。「我的個性很強,不能被拘束,老闆叫我九點上班我就是聽不進去,還是自己做生意比較好。」

陳美娟當時在現場專注地拍攝現場一對男女優做愛。

賣水貨 迅速致富

沒多久她離職結婚、生了兩個孩子,又閒不住,重回商場。「後來我開委託行,有一天到日本補貨,我先生打電話來說他偷用我的名字開支票,要跳票了,我隔天趕回台灣,才知道竟然有三千萬,我跟債主說,你們有兩條路,一條,去軋票讓它跳,我去被關,另一條是我分期還錢。」於是她和先生離婚,獨自還債。

一九七八年,台北市一間房子只要幾十萬,一個二十八歲的年輕女孩,卻揹了龐大的負債,但她說得輕鬆:「我好像少一條神經,很樂觀,睡一覺起來,就繼續衝,而且那時環境好,賺錢容易。」

當時台灣剛擺脫貧窮,家電需求大增,她改賣電器水貨,竟讓她兩年內還清負債。「電視、錄放影機、音響我都賣,光錄放影機一個月能賣上萬台。我能弄到最新的貨,我先生在SONY上班(第二任丈夫,當時未結婚)也會通知我哪些貨何時要降價,所以我敢殺價競爭,其他大盤拚不過我。」

她先生說:「陳美娟年輕時很漂亮,又有一股男人的帥氣,很多人追。她生意最大時,一年買一百億日幣的電器,光SONY就買二十億。最後正式代理商向SONY施壓,才停止出貨給她。」

曾與陳美娟合作多年的台灣水貨電器行老闆說:「做大盤判斷力要準,每進一批貨都是豪賭,銷不掉就完了。有一次,奧林帕斯有一款電器,除了牌子跟SONY不同,其他一模一樣,還便宜三成,陳美娟賭它會大賣,買了一大堆,沒想到當時奧林帕斯知名度不高,台灣人以為是仿冒品不敢買,賠得很慘。」

 

A片的拍攝過程。

賣手機 大起大落

溫泉旅館的餐廳裡,路上有點暈車的陳美娟,仍強打精神和大家一起舉杯高呼「乾杯」,同行的A片攝影師高興地猛灌酒,最後才搖搖擺擺跟大家回房。台灣的朋友在房裡打屁吵鬧,陳美娟則靜靜地在角落繼續跟我說沒說完的人生。

「一九九○年,一位山東省委來日本,找我到大陸設廠做手機,有官方配合,生意拓展得很快。」

她在日本找工廠研發出一款比當時流行的黑金剛輕薄許多的手機,一登陸就形成旋風,狠狠賺了一大票,她更投入所有積蓄。沒想到這款手機的按鍵容易壞,幾年後,退貨和維修的問題逼得她走投無路。「我太傻,衝太快,十幾年的辛苦錢全沒了。我不甘心,一直撐,等新的電信系統起來再翻身。很久的時間,我三餐都吃一碗一元人民幣的麵,有些客戶看到我辦公室有盆栽,覺得有趣,其實那是種來吃的菜,可是在他們面前還要裝闊吃大餐。」

「最後有一天,我兒子說:『媽,慈禧、武則天再厲害,也都有下台的一天,妳也該下台了,我寧願回台灣喝豆漿,也不要在大陸吃鮑魚。』我覺得孩子跟我到大陸這幾年長大了,也是收穫,才甘心撤退。」兩天採訪,她很少提到自己失意,但這件事,卻使她久歷風霜刮出的強悍雙眼露出些許落寞。

她接著說:「我逃回日本時才四十八歲,就想下一步要做什麼,覺得網路有未來,而A片是網路最多人看的內容,就做了這行。」這時,喝醉的攝影師發出響亮的鼾聲,我驚醒回頭看四周,原本嘻笑打鬧的台灣朋友聽陳美娟講故事全都靜默下來。

隔天在回程的路上,她說大多數的女人一輩子不知道什麼是快感,這是男人的責任。「妳自己呢?」我問,她頓了一會說:「我二十八歲負債,之後全心拚事業,沒精力想那麼多,拍A片後才體會,性在夫妻間很重要,要及時行樂,好好享受性,可惜我現在年紀大,太晚了。我也相信世界上有愛情,只是愛情太短暫也太可遇不可求了,有時愛一個人,只能擺在心裡。」我想再追問,她卻默默地看著窗外的飄雪,一語不發。

陳美娟小檔案:

1950 生於台南,家有2男2女,排行老么
1972 國立藝專畢
1974 結婚、育2子
1978 赴日經商,後負債、離婚
1979 經營水貨生意
1988 再婚
1990 赴中投入手機市場
1998 撤退回日
2000至今 經營PIERROT製作公司

(撰文:周家睿、攝影:黃威勝)

相關新聞:
非法賣無修正AV 台灣女社長在日被捕

本刊2008年曾專訪在日本開設經營A片製作公司的台灣人陳美娟(前),當時她十分專心地在剪接A片。黃威勝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