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討百億常玉畫作 遺族跨海提告敗訴 

有「東方馬諦斯」美譽的已故旅法名畫家常玉,其畫作近年在國際拍賣會成交價動輒破億,屢屢刷新華人畫家拍賣紀錄,常玉大陸姪子常錦茂出面質疑,這批畫是被當時的國民黨政府霸占至今,常玉當時並未打算捐畫,跨海提告要求返還這批價值連城的名畫。

不過據《蘋果日報》報導,台北地院認為常錦茂是中國人民,依法最多只能繼承200萬元遺產,但教育部陳報這些畫作價值3億300萬元,不能分割,因此判常錦茂敗訴。

54年前,當時教育部長黃季陸曾邀請常玉來台參展,常於是先從巴黎寄了42幅畫作來台,最後因故無法成行,而他也在2年後不幸過世。這批畫後來被教育部以一紙語焉不詳的公文,逕自撥交給國立歷史博物館,成為鎮館珍藏,隨著常玉畫作水漲船高,市價已上看百億元!

但是常玉在台灣這批市價超過百億元的珍寶,如今卻可能易主,主因是常玉住在中國的姪子常錦茂已正式跨海提告,指控教育部和史博館霸占他伯父四十二幅畫作長達五十四年,要求返回這批百億畫作。

據本刊掌握,常錦茂已於去年八月,正式向台北地院提出返還所有物的民事告訴,未來官司結果將是一翻二瞪眼,若常某敗訴,常玉這批百億畫作將可繼續留在台灣,成為台灣官方重要收藏;若勝訴,這批百億畫作可能就得歸還給常玉遺族。

考量常玉的天價畫作可能造成訴訟成本過高,因此律師在訴訟經濟考量下,建議常錦茂先挑選史博館館藏的其中一幅畫作《花》作為訴訟標的,若真能獲得勝訴,再繼續追討其餘四十一幅畫作。

但令常錦茂等人氣憤的是,去年八月提告後,教育部和史博館在跟法官的答辯狀中,只是一昧地宣稱常玉是「自願」將畫作捐給政府,卻拿不出任何能夠證明常玉有上述意思表示的文件或資料,連唯一一份呈給法官的史博館內部文件都自打嘴巴,裡面謹記載「該批作品如未寄回法國,『似可移交』由國立歷史博物館保管運用」。

常家在台友人反問:「從常玉返台前還想走一趟埃及不留遺憾,就可以看出他已經下定決心返台教畫、定居,短時間再也不會出國,這樣的一位名畫家,會在這種情況下拋棄自己辛苦多年創作出來的心血?你覺得合理嗎?」

常錦茂在台委任律師也指出,如今無論是教育部或史博館,都不斷以《民法》和《兩岸關係條例》相關規定,認為常錦茂無權繼承,並主張常玉在當年無法來台後,在過世前有二年時間都未索討畫作,顯然已「默示拋棄」其所有權,因此台灣政府已善意且合法占有該批畫作,「教育部更擺明一副我們若拿不出足額擔保金,就直接程序駁回的老大心態,這是政府帶頭搶劫的意思嗎?」

不過教育部則主張,人在中國的常錦茂等家屬沒有繼承權,且常玉過世前2年都未討還畫作,已「默示」拋棄所有權。(編輯:數位發展部)

教育部及史博館遭常玉人在大陸四川的姪子跨海提告,質疑霸佔常玉42幅市值上百億的畫作長達54年。(圖片: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