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午夜大鬧張家公寓 揭李婉鈺張碩文恩怨情仇

十一月二十八日深夜十點多,李婉鈺到曾傳緋聞的前立委張碩文位於北市正義國宅的住處找人,李因找不到張,狂按張宅電鈴不願離開,因此和公寓住戶發生口角,雙方在張宅門前僵持,後來更因住戶罵李婉鈺「花癡」,引爆雙方肢體衝突,事件曝光後,也讓網友熱議,紛紛猜測李婉鈺和張碩文二人的關係。

李、張二人的關係,始終讓外界霧裡看花,本刊也曾在二○一三年,拍到二人在週末一起到美麗華百貨逛街共進午餐、買衣服、甚至還共舔一支冰淇淋,張平時除會陪李到中醫診所看診,二人也會一起上夜店,後來張碩文便被貼上李婉鈺的「緋聞男友」標籤。

2013年本刊拍到李婉鈺與張碩文假日一起吃飯逛街、共吃冰淇淋。

但當時針對此事,二人受訪卻堅稱是多年的好友,關係就像兄妹般,李婉鈺甚至還對媒體抗議,表示自己已有論及婚嫁的男友自清。據了解,當時李婉鈺口中的正牌男友,就是立委劉建國。

本刊調查,李婉鈺、張碩文、劉建國三人同為雲林人,李婉鈺與張碩文更是從小就認識的青梅竹馬,李、張二人的同鄉友人告訴本刊,當年爆出共舔冰淇淋事件,還讓劉建國大為光火。

友人透露,其實李婉鈺和張碩文真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二人之所以認識,是因為小時候家住雲林莿桐鄉的張碩文,十一、二歲時到北港學畫畫,而李婉鈺也因為週末會隨父親返北港探望祖父母,因此當時同鄉年紀相仿的小孩就都會玩在一起。二人像兄妹般的好情感,就一直持續到現在,平時也無話不談。

李婉鈺去年接受訪問時,曾提到她和張碩文的關係,當時李說:「說我和張碩文交往真是太好笑了,小時候張碩文因為家境不好,衣服總是髒髒舊舊的,又長癩痢頭,小朋友都丟他石頭不跟他玩,我因此替他出頭,規定大家要跟他一起玩,我跟他的朋友幾乎都是共同的。」

二人的共同友人也表示,李婉鈺和張碩文不只從小玩在一起,就連二十幾歲時,二人剛好也都在美國讀書,雖然李婉鈺在加州,張碩文在科羅拉多州,但是由於身在異地唸書,同樣來自台灣的留學生就經常會舉辦活動交流,因此二人又再度重逢,後來就時有聯繫。

友人還說:「反而是讀完書返台後,二人就疏於聯絡,主要因為張碩文剛踏入政治圈就平步青雲,甚至一路當上立院國民黨團書記長,少年得志的他當時氣燄高,這點讓李難以苟同。」

二○○八年,年僅三十七歲的張碩文連任立委高票當選,政治事業達到高峰,但卻因父親替他賄選,不但父親因而被判重刑,自己也遭當時的競爭對手劉建國提出當選無效之訴,張最後喪失立委資格,從此未再奪回立委職,反而是劉建國因而補選上立委,自此就屢屢連任。

友人說:「張碩文沒當立委後,就退出政治圈回雲林種田,還經營稻米市場、種火龍果…,後來因為他的小孩要北上念書,所以才搬到台北。」

 「回台北後,張碩文想在台北找點事做,李婉鈺個性豪爽、交遊廣闊,就到處幫他介紹朋友、找做生意機會,才又常聯絡的,只是後來張的死對頭劉建國,因為他們被拍到出遊之後就很在意,連他們在公開活動碰到都會抓狂,所以二人就又斷了連絡,直到去年劉建國和李婉鈺分手後,他們才再度恢復交情。」

二○一四年名嘴蔡玉真投資的鰻魚店開幕,邀請許多藝人及政商名流出席,大批媒體前來採訪,而李婉鈺與張碩文當時皆與蔡有交情因而受邀,只是彼此不知道對方會出席,在活動現場二人還被安排一起抓鰻魚造勢。

據說活動結束後,劉建國看到新聞畫面,大發脾氣,嚴禁李婉鈺與張碩文來往。隔年,張碩文和劉建國更因參加同場餐會,彼此互看不順眼,傳出在男廁發生肢體衝突,事後雙方僅低調表示是選舉恩怨,否認和李婉鈺有關。

傳張碩文與李婉鈺的交情,曾讓劉建國非常介意。(翻攝李婉鈺臉書)

談起李婉鈺和張碩文二人的互動模式,友人說:「其實他們個性滿像,都是好強又愛面子那種,常會要請客吃飯,除了原本雲林的兒時玩伴之外,他們後來在台北有很多共同朋友,可能因為公眾人物為了隱私吧?所以比較好的朋友就常會邀到家裡面聚會,不一定會是在誰家…。」

幾年前,張碩文與妻子林玲玉及妻子的姊姊、姊夫三人合夥投資經營羊肉爐店,張碩文還常在媒體秀廚藝推銷,但去年底,他卻突然在臉書指控太太的姊姊與姊夫瞞著他用羊肉爐的名字,私下在大陸成立公司,他質疑整個採購過程有法律疑慮,還宣布與羊肉爐店劃清界線。

未料,他的太太竟也透過臉書隔空打臉老公,提及不懂張碩文為什麼不能回家好好溝通?如果要提告,懇請老公高抬貴手,放了糟糠之妻一馬!事件後來甚至還鬧上媒體。

除了羊肉爐事業疑與妻發生不快之外,友人也告訴本刊,張碩文這幾年的際遇似乎也不太順遂,不但投資生意失利,就連重返政治圈擔任親民黨團主任,也疑似因派系鬥爭,心情鬱卒。 

同鄉友人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期懷才不遇,原本張碩文對人很和善又笑口常開,幾個月前卻突然性情大變,動不動就很暴躁,還會對朋友飆罵…。」

友人表示:「尤其以前張對李婉鈺都特別體貼,從來都不會口出惡言,儼然暖男的模樣。」吃飯時他會幫她夾菜、空調冷會替她披外套、幫她擋酒、在雲林聚會會順路載她、李到基隆喝酒張還會開車載她回台北,但是最近常看到他會無緣無故對她發脾氣,個性強硬的李婉鈺覺得他莫名其妙,會跟他吵起來…最近他們二人的確關係很差。友人說:「因為太不習慣了,我們都還懷疑張碩文是不是中邪了?」

友人甚至還繪聲繪影地描述張碩文的詭異行徑,堅信他會有如此極端的反差行為,是因為去年某日,他在睡覺時做了玄夢,便自己設計了一大片寫有三個梵藏文字的蓮花圖騰刺青在背上,刺完一年後,張碩文就漸漸地時常情緒很不穩定,性格丕變,讓友人百思不得其解,許多朋友還四處幫他尋求化解方式。

本刊提問與李婉鈺關係,張碩文僅以訊息回覆:「我與李議員就是從小時候認識到現在。」李婉鈺也以訊息回覆:「與張碩文是很好的一輩子的交情。」而劉建國則向記者表示:「我沒有辦法去答覆像這樣的事情,如果要報導他跟她的事情,我還是很希望別再來問我,我真的沒有辦法去答覆。」(撰文:調查組)

李婉鈺與張碩文的關係,因日前李婉鈺大鬧張家事件,再度被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