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花蓮鬧區藏艷窟 泰妹民宿賣淫直擊

在觀光局的旅遊網站上,稱讚花蓮是大自然特別眷顧的地方,臺灣最美麗的驚嘆號!近年更是國內旅遊熱點,每月觀光人數都近百萬人次,但有讀者爆料,就在花蓮市中心,有色情業者攻佔民宿,以熱情泰國妹攬客,經營性交易據點。 

讀者爆料表示,花蓮地區有民宿疑被泰籍女子攻占成淫窟,因為他上個月與朋友一同到花蓮地區遊玩,投宿花蓮火車站附近的民宿,不料老闆竟在深夜於手機通訊軟體LINE「花蓮內機」群組裏,推薦許多泰國女子可付費陪睡。除了指控民宿業者敗壞了當時的遊興,也質疑美麗的花蓮已經變成色情流竄之都了嗎? 

本刊調查,被指控疑似媒介泰國女子賣淫的民宿,就在距離花蓮火車站不到五分鐘的步行路程,交通十分便利。可能因為靠近台鐵車站這個交通樞鈕,附近巷弄內其實也林立著不少民宿,大部分都是四、五層樓的傳統公寓所改建。

涉嫌暗藏春色的民宿,疑已在花蓮市經營了七、八年,在網站上主打為超平價的重機客棧,號稱沒有五星級的設備,卻有十個星級服務貴賓的目標。民宿還有專門給背包客的六人大通鋪,每個床位只收六百元,也能幫房客代購樂園門票、出海船票或規劃一日、二日遊行程等,表面上看來與一般民宿沒有什麼不同。

本刊記者在花蓮友人小明(化名)的協助下,依讀者提供的資料按圖索驥,實地直擊民宿是棟四層樓的傳統公寓,除了一樓大廳,包括二、三、四樓,每層樓約有七、八間大小不一的房間,房內沒有室內電話,但可掃瞄民宿提供的QR CODE,加入手機LINE群組,就能直接與民宿櫃台連繫,設備簡單,價格便宜,以一個大床的雙人房為例,平日收費一千元。

記者和小明佯裝遊客入住民宿,觀察發現,民宿常有疑似非房客的人,由一名光頭男子陪同著進出,但總是來去匆匆,十分怪異。光頭男與民宿老闆則常待在大樓騎樓下的小圓桌邊玩手機、聊天。有時民宿老闆會照料著小盆栽,或是擺弄準備給二隻寵物陸龜當飼料的小麥草。 

到了晚間八、九點,記者和小明在騎樓下圓桌旁坐著閒聊,光頭男與民宿老闆由外搭車返回。過了一會兒,光頭男坐下加入聊天行列,自稱是民宿老闆友人,先試探性的詢問記者和小明的身分與到花蓮的目的,就開始介紹起附近有女陪侍的包廂式卡拉OK或酒店尋歡等地點。

光頭男覺得已引起了小明的興趣,突然口風一轉說,附近店裏陪酒的女子都是「木魚」,一點都不好玩。強調,要好玩就要找他。等小明進一步詢問,光頭男開始極力吹噓,民宿內有年輕、敢玩的泰國妹,並秀出一張張泰國女子的照片,試圖加碼挑逗,同時保證本人與照片不會相差太遠,但也說,民宿是純S的(性交易)。

光頭男自稱是泰籍女子的經紀人,長期租用民宿二、三樓的部分房間,由泰國籍女子入住,暗地裏媒介性交易,不收房間費用。只要有尋芳客到,男子就會帶人一間一間的挑選對象,只要看對眼了就能成為入幕之賓,每次性交易價格二千五百元,時間一個鐘頭。

與小明的對話過程中,光頭男手機響不停,經常走到一旁輕聲談話。還告訴小明,因為所有的「妹妹」都在忙著,可能要到晚上十一點左右才能「招呼」我們。最後,小明跟著光頭男上了三樓選妃,由他逐一敲門以英語喊開門,房內的泰女則再三確認門外人員身分後,才會開門與尋芳客見面談交易。

過程中,小明要求到自己入住的房間交易,還一度被拒絕,問了三個泰籍女,才有一個答應願意「挪窩」。二十歲的「莎莎」,自稱來台工作一個月了,不會說中文,也只會些許簡單的英文詞語,她進房後沒多久隨即問小明「可以去洗澡嗎?」就躲進了浴室盥洗、刷牙。完成交易離開前,莎莎還向小明額外提出要求,表示因為經紀人會抽成,所以要多給她二百元的小費,纏勁十足。

本刊調查,加入民宿的LINE群組後,還能收到介紹賣淫女的資料,內容包括年紀、身高、體重、國籍、三圍,還有各種火辣的撩人字眼攬客,例如「射滿嘴、再幹一次加五百、棒打奶球、69環、吃鮑魚、法式舌吻、一起洗肉體」等,甚至還有「雙姝」的價碼。

至於藏身民宿的泰籍女子至少有五人,據了解都是以觀光名義來台,業者包下整層樓經營「一樓一鳳」,號稱熱情、敢玩,至於年齡大都在二十歲到二十七歲之間,有人是第一次來台,也有人已是數度回鍋賺錢的老鳥了。

本刊調查,年約三十歲的光頭男,自稱志願役士官退伍,曾在新北市三重、中、永和一帶討生活,也在台北市林森北路一帶當過酒店經紀,直到六年前才來到花蓮。當時,就認識了一些利用觀光名義來台賣淫搶錢的東南亞女子。

他說,由於友人經營民宿,受環境不景氣影響,生意慘淡,剛好以前熟識的泰國籍女子準備重操舊業,於是他才會帶著一票泰籍女子,租下民宿房間長住,一方面維持民宿營運,一方面暗中媒介尋芳客買春。(撰文:調查組)

花蓮地區疑有民宿遭泰籍女子租用,暗中攬客性交易。(圖: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