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吸金雜貨店騙千人 通緝犯扮大善人詐五億

上週二,新北市三重區一間雜貨店爆發一起吸金詐騙案,檢調查出,老闆三姊弟涉嫌以代操股票高獲利的手法,吸金高達五億元,恐逾千人受害,但三姊弟遭收押禁見前卻向本刊喊冤,強調自己也是受害人,聲稱在逃的黃姓男子才是主嫌。

 

本刊調查,黃姓主嫌原是一名詐欺通緝犯,在三重隱姓埋名長達7年,甚至還假扮大善人到處援助鄰里做善事,取得鄰里信任後再以代操股票手法吸金,後又以高達83%的超高獲利讓投資人越陷越深,目前全案正由檢方擴大偵辦中!

 

陳家三姊弟遭收押禁見前,接受本刊專訪表示,自己也是受害人,並指控幕後黑手其實是一名逃之夭夭、已不知去向的詐欺通緝犯黃崇庭。但檢調查出,投資說明會都在雜貨店地下室召開,且資金流向也大多進了三姊弟帳戶,部分投資者更因三姊弟鼓吹才加入會員,不排除三姊弟涉案可能,已深入追緝幕後黑手,以釐清案情真相。

 

本刊調查,陳家三姊弟在三重區中正北路巷內經營雜貨店約十年,大部分時間都交由陳家二弟打理,陳家大哥則在台北市當房仲。但原本平靜的生活,卻因七年前一名男子「鄭柏元」(本名黃崇庭)的出現,逐漸改變,最後三姊弟同時捲入吸金案風暴中。

 

陳家二弟說,二○○九年七月,自己像往常一樣在雜貨店內忙碌著,鄭姓男子突然來店內表示要買《聯合晚報》,但因店裡沒賣晚報,鄭男甚至要求幫忙代訂,讓他留下深刻印象。此後,鄭男每天都會到店裡拿晚報,且常坐下來和他閒聊。

 

等彼此越來越熟悉後,鄭男開始會翻報紙分析股市走向,解釋各類股票波動等,一副十分內行的樣子。後來,就直接表明自己是股市分析師,在「阿元集團」任職,可以幫人代為操作股票,更鼓吹陳家二弟,當時是進場的好時機,絕對可以獲得高額利潤。在姑且一試的心態下,陳家二弟拿出第一筆投資金二萬元,沒想到半年後,結算投資本金獲利,竟拿回了三萬餘元。

 

除了投資高額獲利外,鄭男為了招攬民眾加入股票投資,還會打造「大善人」的形象。每天下午鄭男都會到雜貨店待上幾個小時,投資人要給錢或領獲利,都可直接找到人,且他出手闊綽,不但逢年過節都會以回饋鄉親名義,舉辦各種餐會或比賽,還會發放無息助學貸款等。街坊鄰里口耳相傳或親眼見證後,都慢慢相信鄭男是個大善人。

 

陳家大哥表示,鄭男每天到店裡買報紙,找話題閒聊,不僅口才好,經常頭頭是道的分析股票走向,還吹噓某藝人就是他旗下的投資者等,且出手大方,極易取得他人信任。陳家大哥事後懷疑,鄭男根本就是刻意接近,計畫以雜貨店為吸金據點。

 

陳家大哥回憶,鄭男只要遇到經濟比較弱勢的街坊鄰居,就會出錢代墊日常用品花費。或者,就帶著白米、麵粉或生活用品,四處訪查貧窮家庭捐助。有時還會以低調行善為由,找陳家大哥一起到育幼院,並以陳家人名義捐款,大手筆樂捐,多年來捐款也已近千萬元,完全就是一付樂善好施的大善人形象。

 

此外,鄭男每年過年都會在雜貨店門口發紅包,或者不定期辦理無息助學貸款,營造有錢、行善的形象。去年也在中秋節獨力拿出一百萬元舉辦腕力大賽,與街坊鄰居同樂。還會不時請投資會員吃高檔料理,每月訂購一、二百萬元的知名品牌靈芝保健產品,就放在雜貨店,讓會員免費取用,藉以博取他人信任。

 

惡劣的是,鄭男還會利用申請助學貸款的貧困家庭,在對方無力償還時,先以不用還錢獲得感激,再以想幫忙改善生活環境為誘因,要求對方退勞健保籌款,拿到錢後就拿來投資,保證二、三年後就有錢買房,改善生活。前幾年,獲利豐富,附近鄰居「呷好到相報」,因此一個拉一個,五、六百人就這樣全成了投資者。後來,鄭男更以投資人數太多、匯款太亂、或要避稅等理由,要求陳家三姊弟幫忙以個人帳戶代收款項。

 

陳家三姊弟的老母也回憶說,鄭男知道六十歲的陳母,一直有換屋心願,這才開始表明自己是個有二十年經驗的股票操盤手。且不斷以過去投資人成功改善生活的例子,遊說陳母掏錢投資股票,由他代為操作,保證高額獲利,很快就能達到換屋夢想。

 

陳母被他說服後,拿出二十萬元積蓄投資,半年後就領到每個月二萬五千元的獲利,一領就是七年多,過程中陳母也因為貪慾,掉進了不斷加碼的陷阱中。陳母後來乾脆從鐵工廠離職退休,結算勞保一次領錢投資,甚至也賣金飾換現投資,前後共交給鄭男六百多萬元。陳家人就這樣一步一步,一個人接著一個人,全成了鄭男的投資者。陳母事後感嘆:「真的很慘,他將家裡人都拖下水了。」

 

另一名黃姓投資人則說,二○一三年在雜貨店遇到鄭男,也知道他可代操股票賺錢。但一開始,鄭男並不同意他掏錢投資,反而勸他要先顧好生活,甚至任由自己在店內搬米搬油還有其他生活用品,都由鄭男買單。這也讓黃姓投資人相信有禮貌的鄭男應該是個好人,且他在鄰里間打聽鄭男的信用,也都是一面倒的肯定讚譽。

 

那年,黃姓投資人除了獨資拿出十萬元,也與其他親友合資了三十萬元,全都拿給鄭男投資股票。隔年,十萬元獲利八萬元,但因不缺錢,決定繼續加碼成本金,另外三十萬元的投資則可領回二十五萬元獲利,其他合夥人則決定領回分紅。在越來越信任下,黃姓投資人基於改善親友生活的理念,也逐漸募集了二十餘人加入鄭男的投資團隊。

 

事情直到今年九月中旬才起了變化,原本每天在鄰里出現的大善人卻突然不見蹤影,由於鄭男曾有突然生病住院的紀錄,再加上部分投資者九月到期的獲利遲遲未發放,陳家人就到距離雜貨店不到百公尺的鄭家關心,沒想到卻發現了一場世紀大騙局。

 

原來,鄭男早在事發前一個星期前就離開住處,不知去向。不僅如此,鄭男所有的身分資料都是假造的,真實姓名也不是鄭柏元而是「黃崇庭」,且還是一名早就有案在身的詐欺通緝犯。黃男不僅使用假名、假學歷,就連平常他口中的媽媽竟也是假的,只是他的二阿姨,而他口中每天打麻將、愛抽菸、吃檳榔的爸爸也只是二姨丈。

 

對此,檢調表示,黃男約於十年前就在高雄以相同手法吸金行騙,當時他以一家小公司為掩護,私下卻自稱股票高手,遊說員工或客戶拿錢投資,由他代為操作買賣。就有一名女員工,因此慘賠近千萬元。案發後,逃之夭夭,被高雄地檢署通緝至今。(撰文:謝東明)

檢調偵辦雜貨店三姊弟涉非法吸金案,幕後疑還有一名藏鏡人在逃。(圖: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