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潑糞少年欠債又惹禍 害富商父當庭認婚外生子

擁有多家上市公司的富商陳萬添,他的兒子陳泰安5年前與友人拿糞便往遊民身上潑灑,被稱為潑糞少年,引發社會撻伐。沒想到這個寶貝兒子這回又闖禍了!不僅害得老爸陳萬添被法官罰錢,差點被法官拘提,甚至還讓父親在法庭證人席上,自曝婚外生子!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風波,陳萬添坦言兒子是個麻煩精,讓縱橫商場的他相當困擾。 

一身西裝筆挺,梳著帥氣油頭的富商陳萬添,六月初罕見地步入士林地方法院,他為了愛子陳泰安(後改名陳敬衛)的官司,被法官屢次傳喚卻不出庭,法官不僅罰他三萬元,還發拘票打算把他拘提出庭作證。
 
這個愛子正是五年前與友人惡作劇,拿自己糞尿潑遊民,被稱為潑糞少年的陳泰安。如今,陳泰安已成年,但因為在外欠債遭擄走,法官因案傳喚父親陳萬添到庭。
 
陳萬添在法庭內自曝婚外情,尷尬當庭承認除了元配為他所生的一子一女外,婚外還有其他四個孩子,陳萬添為了潑糞兒,私生活被迫攤在陽光下。

本刊調查,陳泰安因在外欠債到處躲債主,二○一五年八月,他被人發現在新北市三重「風火山林」茶坊與朋友喝茶聊天,債主通知另一名同樣被借錢的苦主,一同找來幾名友人將陳泰安押走,隔天凌晨才放人。其中一名債主與三名友人,事後被以妨害自由與傷害罪等起訴,陳泰安也從欠債不還的債務人,變成綁架
 
案的被害人。陳萬添認為兒子有錯在先,同意與四名被告和解,撤回傷害罪告訴,但妨害自由是公訴罪無法撤銷,案子由法院繼續審理。士林地院審理後,上個月底依妨害自由罪,將四人分別判刑三到四個月有期徒刑,全案仍可上訴。
 
這起綁架案發生在二○一五年八月四日,凌晨六點左右,陳萬添接獲兒子陳泰安打來的電話,陳泰安以緊急的口吻對著父親說:「爸,我被押走了。」剛講完,債主等人就接著說:「你兒子欠我們二十六萬!」
 
陳萬添聽聞驚覺不對勁,與債主等人約在自己台北市北投的住處碰面,同時打電話告知妻子,也機警地通知警察。等待債主押送兒子陳泰安上門後,警方現身逮人,將債主等四人送辦。
 
士林地院審理此案時,法官為釐清案發過程,要求陳萬添以證人身分出庭,但陳萬添皆到了開庭日當天早上,才臨時遞狀請假。四月十一日再度開庭時,法官命當時在庭的陳妻古媋糴,打電話給陳萬添,要他立刻出庭,但陳告知人在高雄,不克前往。
 
法官不滿陳萬添屢屢藐視法庭,於是裁罰陳萬添三萬元,並開出拘票要求台北市刑大拘提到案,陳萬添這才趕緊透過律師表示,下次開庭一定會到。
 
六月六日第三次開庭日,陳萬添雖然準時出庭,但面對檢察官以及法官訊問,陳幾乎都回答「忘記了」,甚至被問到兒子被綁當天,是否是他接到第一通求救電話,陳萬添依舊回答不知道、忘記了,之後才坦承電話確實是他接到的。
 
陳萬添不配合的態度,再加上前後陳述不一,讓案件幾乎無法進行下去,連公訴檢察官也拿陳萬添沒輒,檢方問陳萬添的職業與學歷,陳萬添回答是商人、學歷是碩士後,檢察官當庭揶揄說:「陳先生您的學歷與職業都相當不錯,怎麼自己兒子被綁架的事,你什麼都忘了。」
 
承審法官接下來的神問題,更讓叱吒商界的陳萬添當場愣住、傻眼,被迫在證人席上坦承自己的風流情史
 
 
法官表示:「問什麼問題你都說忘記,法官想知道您究竟有幾個兒子,會多到你的兒子被綁架了,您都會不記得?由於您是第一時間接獲兒子求救電話的人,證詞事關四名被告刑期論告多寡,因此極關重要,請證人據實以答。」
 
只見陳萬添皺著眉頭,望向坐在旁聽席的元配妻子與女兒,似乎對法官的問題頗有微詞。陳萬添反問法官:「這個私人領域問題,我一定要回答嗎?」、「為什麼我要回答這種私人問題。」法庭內氣氛一度尷尬。
 
此時,法官再度重申陳萬添證詞的重要性後,要求陳萬添回答。陳萬添沉默了三秒後,才緩緩地對著法官說:「那你是要戶口內?還是戶口外的?」接著陳萬添繼續說:「可是我老婆、女兒坐在這邊(旁聽席),有需要這樣嗎?我回答的時候,可否讓妻女迴避?」
 
法官諭令陳的妻女離開法庭,還貼心地要求法警將門關上,耐心地對著陳萬添說:「這樣OK嗎?還需要誰迴避嗎?」此時陳萬添才回應說:「我一共有五個兒子。其中只有為這一個愛惹事的兒子上過警局,其他的都沒讓我操過心。」庭訊約莫半個小時結束,陳萬添離去後,法官續問其餘被告。(撰文:專案組)

還想看更多】

潑糞少之父認婚外生4子 多情種身邊不乏美女

潑糞少年仍未學好 富商父管不動心神傷

曾被封為「潑糞少年」的陳泰安(現改名為陳敬衛),5年前與二名友人,拿自己屎尿潑往遊民而聲名大噪,父親陳萬添也遭起底。如今,再因為兒子欠債遭綁一事,上法院作證,當庭坦承婚外生子。

潑糞少年的父親,也就是富商陳萬添,上個月6日赴士林地方法院作證。先前陳萬添因屢傳不到,且態度不佳,遭法官裁罰3萬,還一度發出拘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