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台菲混血孤兒尋母18年 蔣沛倫母子相認直擊

去年12月,23歲的台菲混血男子蔣沛倫,在知名論壇「爆廢公社」PO文,希望尋找自5歲起就失聯的親生母親,消息經過媒體轉載披露後,引發各界廣泛討論,事件至今5個多月,尋母之路屢經波折,但在民代、本刊協尋下,透過管道進行資料比對,終於確認蔣母身分。
 
蔣沛倫的父母因為未婚懷孕生下他,出生時就沒有報戶口,五歲之後,媽媽離家就沒有再回來,十三歲時,父親又因逃逸外勞被逮遭遣返回菲律賓,蔣沛倫一直過著幽靈人口的生活,顛沛流離,直到十六歲時才終於取得身分證。
 
孤苦無依的蔣沛倫,從未放棄尋找生母的念頭,透過網路、媒體、民代發聲,他的PO文經過上千次轉發,桃園市議員王浩宇也主動協尋,在網友熱心幫忙、議員牽線動員之下,蔣沛倫終於在去年獲得疑似生母的訊息,他主動上門認親卻處處碰壁,就連透過網路連繫也遲遲未能搭上線,尋母之路不斷遭受波折。
 
本刊調查,蔣沛倫朝思暮想的母親,年約五十,已另組家庭,這些年來其實一直都住在台北市,甚至與蔣沛倫的租屋處就位在同一區,但是二人卻從不知道彼此的下落,也不曾謀面。
 
為讓蔣沛倫順利圓夢與母親相認,六月中,本刊記者與蔣沛倫相約至蔣母住處,記者先拿近日所拍到的蔣母照片讓他指認,他慎重地從記者手中接過照片,看起來神情緊張,顫抖地拿著照片說:「照片中的人百分之百是我媽媽,跟我小時候的印象差不多,但可能因為血緣的直覺,我知道她就是!」
 
登門拜訪時,前來應門的蔣母在聽完記者表明來意後,臉色一沉,感嘆說道:「我也一直很想找他,我有很多話要對他說,後來我有寫信給他,但無疾而終…我很願意跟他談,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其實有很多狀況真的不是你們想的這樣…。」接著,蔣沛倫現身在蔣母眼前,蔣母看來詫異,且沒有完全認出兒子,以略帶懷疑的語氣問:「這個男生是誰?」,蔣沛倫沒有回答,記者告訴她:「他就是妳要找的蔣沛倫。」
 
蔣母先是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盯著蔣沛倫的臉說:「終於見到你了!原來你長得這麼帥這麼好看!」隨後,蔣母一連串地問了蔣沛倫許多問題,但蔣沛倫卻始終傻笑說不出話來。
 
許久未見的母子二人,難掩內心激動,蔣沛倫想解開心中的許多疑惑,蔣母也表示想與兒子單獨談,便轉移陣地到一間餐廳敘舊,二人就像想將多年沒機會講的話一次講完,在餐廳內從中午坐到晚上餐廳快打烊才結束。
 
蔣沛倫說:「跟她聊的過程其實大多都是她在說,我在聽,不過現在已經可以理解當初為何會分開了,經濟因素是其中一個,她有她的苦衷,我真的不希望她再受傷害,而且她也把聯絡方式給我了,我知道她沒有想要跑掉…但是講太久,真的有點累了,百感交集,也需要消化。」
 
蔣沛倫離開後,蔣母也走出餐廳,她向本刊表示:「我還有好多話還沒說完,但是他好像很累,所以打算明天再約他出來聊。」問及造成二人失散多年原因,蔣母說:「當年我並沒有拋下他不聞不問,很年輕就有了沛倫,但之後我盡力照顧他,他也都記得我帶他出去玩的畫面…他的外勞爸爸不工作整天酗酒、虐待我,逼我賺錢養他們,後來還到處跟其他女外勞亂搞,為了取得台灣身分,以各種手段要我跟他結婚,我不依他最後還把我趕出去,說要把兒子帶回菲律賓,叫我寄錢卻不讓我見沛倫,還威脅說要傷害我家人,甚至我後來才知道,他在菲律賓早有妻小,那時候太年輕,求助無門…。」
 
蔣母說:「後來我也一直有嘗試過要找沛倫,也很想他,但是以前通訊方式不像現在這麼發達,一斷掉就很難再找到了…坦白說,他透過媒體這樣找,一開始我真的是嚇到了!人都有過去,很多不堪回憶不想再被勾起,現在看到沛倫談吐這麼好,其實很高興,我跟他說接下來我們彼此的時光要好好珍惜,我也跟他承諾之後我會好好幫助他,他也跟我一樣希望回歸平靜的日子,這樣才能讓我們都從過去走出來。」
 
其實,蔣沛倫的尋母過程屢經波折,媒體陸續曝光後,鋪天蓋地的的網路言論也在幫蔣沛倫打氣。蔣沛倫說,起初有位自稱是蔣沛倫生母的劉姓婦人,主動以E-mail連繫,除了表示種種原因,現階段無法見面、相認,在信中也堅稱蔣沛倫原本認知中的母親姓名,其實是過去被自己盜用的一個身分而已,要他別再去騷擾對方了。蔣沛倫當時還抱持莫大懷疑,認為自己被設計了。
 
蔣沛倫說:「在與母親面對面聊過之後,確認寫E-mail的人確實就是媽媽,當時在信中,媽媽就曾問我恨不恨她,我說恨是一定有,但也都過去了。找媽媽是我撐過來的動力。我找了媽媽十八年,儘管不一定有美好結局,但有找到人,對我來說已經夠了。我沒想過跟她一起生活,那只是虛幻的夢想。我有想過,是不是我不夠好,媽媽才不要我。所以我才一直很努力,一個人長大,讓自己變好。」(撰文:謝東明、鄭淳尹)

尋找生母18年的台菲混血兒蔣沛倫,終於一償心願與媽媽重逢。(圖: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