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更新)8年半難會情郎 謝依涵獄中慘況揭祕

(更新)針對謝依涵移監桃園女子監獄一事,多數網友都認為她罪有應得,有網友表示「一點都不覺得她可憐!這樣的處分遠遠不夠補償兩條逝去的人命」,也有人說「她所承受的,只能說是被害人的萬分之一,她還有苦的感覺,被害人呢?」,更有網友說「被她殺的人,連睡廁所的機會都沒了。」

八里媽媽嘴咖啡店女店長謝依涵因殺害陳進福夫妻被判無期徒刑定讞,5月3日已從羈押1千5百多天的看守所被移監到桃園女子監獄服刑。在她被收押的四年裡,母親和探視她超過3百次的男友祝宜夆,是她主要的精神支柱,但祝因為不是謝三親等內家屬,謝開始服刑後,兩人至少有8年半的時間不能見面,感情面臨嚴峻考驗。
 
八里媽嘴咖啡店雙屍命案發生後,兇手謝依涵被外界視為「蛇蠍女」,但男友祝宜夆始終未因被這些流言而移情別戀,還曾寫信對謝訴情「仍想與妳共度下半生」,即使謝被羈押一千五百多天,外界也普遍認為謝依涵難逃一死,祝宜夆卻然仍不分寒暑,不避風雨,不離不棄地探視謝依涵三百多次,堅固感情更是謝依涵在官司訴訟期間最大的精神支柱。
 
謝依涵預見自己即使不被判死刑,恐怕也難逃無期徒刑,不忍男友長期等待,一度對負責心理鑑定的台大心理系助理教授表達自己想要斬斷情絲,想不到男友卻表示「即使與別的女生結婚,也願意持續寫信給謝依涵,繼續維持朋友的關係」,讓謝落淚痛哭不能自己,加上祝宜夆也持續到看守所探視,兩人感情更為堅固。

全案峰迴路轉,一審、二審及更一審都被判處死刑的謝依涵,最終被法官認定已經認錯反省,再犯風險不高,矯正可能性高,被改判無期徒刑定讞,並於五月三日被從台北女子看守所,移監到位於桃園龍潭的桃園女子監獄服刑。

本刊調查,五月三日移監當天,台北女子看守所的謝依涵同室被告剛好都有案開庭,大家庭訊結束回到舍房,才發現謝女已經移監,事先完全不知情,也沒有機會和謝說一聲珍重。
謝依涵與同房室友相處融洽,只有一點與大多數被告不同,就是不與其他被告八卦案情,也從來不談家人及自己的內心世界。

根據本刊掌握的訊息,謝依涵雖然是因為殺人重罪入監服刑,但因為最菜最資淺,只能睡在舍房最靠近浴廁區的地板,謝依涵睡覺的位置不僅濕氣重、氣味重,熄燈睡覺後因為在浴廁區的旁邊,常被起床如廁的室友干擾,不習慣的人夜裡往往要醒來好幾次。另一方面,傍晚洗澡時,最菜的謝依涵也得讓其他人先洗,她最後一個洗完澡後,還要負責打掃浴廁區。
生活固然不便,但對謝依涵來說,恐怕比不上未來八年半完全看不到男友祝宜夆,甚至連信也不能寫的煎熬。

矯正署官員指出,接見及發受書信的規定,看守所和監獄有所不同,看守所的收容人是被告身分,除非是被禁止接見及書信往來,否則被羈押的被告是可以自由接見親屬和朋友,而且不限次數;不過,受刑人就不同,基於管理及教化就有累進處遇的規定,不同級別而有不同處遇。

本刊調查,累進處遇分為四級,謝依涵雖然被羈押一千五百多天,但被移往監獄服刑後,要從最低的第四級起跳,依照《監獄行刑累進處遇條例》規定,第四級受刑人每七日只能有一次接見三親等以內的親屬,另外只可寫信給親屬一次;要接見親屬以外的朋友,或者發受信,必須等到累進處遇第三級才可以。

謝依涵是被判無期徒刑的重刑犯,累進處遇要從四級升級到三級也相對困難,矯正署官員透露,謝女每月的教化、操行及作業分數即使達成,最快也要八年半的時間,才能達到三級。也就是說,謝至少要八年半後,才能見到祝宜夆和寫信給祝。官員說,這段期間內除非兩人完成登記結婚,祝男才符合規定可入監探視謝女。

由於祝宜夆向來是謝依涵的精神支柱,要等八年半才能寫信和看到情郎,對謝女來說必定是重大打擊,她是否能承受這等煎熬,獄方表示將會密切注意。

謝依涵服刑的桃園女子監獄,是台灣三大女監之一,專收北部地區的女受刑人,總共有八棟舍房及八個工場。剛好在陸軍龍城基地旁,整天有阿帕契戰機等直昇機起降,拍拍地機葉轉動聲此起彼落,被受刑人稱做「天籟噪音」。

據了解,謝依涵移囚桃園女監後,與室友、管理員相處相當正常、很客氣,總是在角落裡靜靜地待著,做著自己的事情,看翻譯小說、讀《聖經》,周遭的人幾乎忘記她的存在,但她依然不談論自己的案情和個人情感。

本刊致電桃女監及謝依涵的媽媽及男友祝宜夆,希望了解謝依涵獄中狀態。桃女監表示,謝依涵不願接受媒體採訪。謝媽媽未接電話;祝宜夆接到電話只問了句「你哪裡」,記者回答「《壹週刊》」後,祝隨即掛斷電話不願回應。(撰文: 專案組)

【還想看更多...】

菜鳥謝依涵睡廁旁 組筆折袋難如意

謝依涵今年5月初入監服刑,想不到監獄規定四級受刑人只能每周一次接見親屬,要8年半才能面會情郎祝宜夆。(圖:壹週刊)

謝依涵因4年前的八里的媽媽嘴雙屍命案轟動全台。(圖: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