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生死之別】他殺女友母女判死 謝依涵殺夫婦判生原因是....

犯下八里雙屍命案的謝依涵3度被判死刑,今獲高等法院更二審改判無期徒刑免死;而就在謝依涵獲判免死的1個校時前,絞殺前女友及其母親2的黃姓男子,更一審卻仍判他死刑。謝女、黃男同樣狠奪2命,為什麼一個判生?一個判死?高院行政庭長周盈文表示,黃男犯行和謝女的差別,在於黃男不僅殺人,還先性侵,且犯案時是軍人,這兩項都是加重量刑的要件,因此被依《陸海空軍刑法》強制性交殺人罪判死。

依據高院提供的2案判決理由,謝依涵、黃男都達到《兩公約》所指可以判死的「最嚴重犯行」,2人均無前科,在校或工作表現都沒什麼問題,但法官認為心理鑑定結果指出謝女「再犯率不高,接受矯正、再社會化的可能性高」,且監所的輔導教化加上家人、友人不離不棄,可促使她深入反省,改過遷善重返社會,且無期徒刑須服刑25年以上,有竣悔實據才能假釋,因此沒有立即剝奪她生命的必要,所以依強盜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

判決指出,所謂「再社會化」是指「以刑罰作為矯治犯罪手段,幫助犯罪者改過自新,加強其社會責任意識,再度適應社會共同生活」。法官認為黃男性侵王姓前女友然後用童軍繩絞殺,並冷靜擦拭王女鼻血、下體,極端冷靜殘酷,泯滅人性,視人命如草芥,且「絞殺」是特別殘暴手段,他的犯行造成王女家人陷於痛苦深淵,恐懼陰影揮之不去,案發已3年,王女家屬情緒仍極端低落,父親曾當庭哭泣,這些都不是黃男嘴巴說說後悔、道歉就能平復彌補的,因此認定黃男與王女家屬「難在社會上共存」,黃男對人際、親密關係的認知、處理壓力的方式都嚴重扭曲,如果再遇到類似本案的關係及壓力,恐會再犯(殺人),因此維持死刑判決。(丁牧群╱台北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黃姓男子(左)不滿王姓前女友(右)分手後追討欠款,竟勒殺王女與王母。翻攝臉書

謝依涵先前歷審都被判死刑,今首度改判無期徒刑。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