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謝依涵道歉信首度曝光 「對不起也無法表達我的虧欠」

犯下八里雙屍命案的謝依涵,3度被依強盜殺人等罪判處死刑,今天上午高等法院更二審改判無期徒刑。媽媽嘴老闆呂炳宏今天下午首度曝光謝依涵在看守所中寫給他妻子的信,謝依涵在信中向呂炳宏及其他曾被她指控涉案的股東們致歉,「如果有一天可以對你們說話,我該說些什麼,結果’’對不起’’這三個字反成了最沒有意義的字眼,那沒辦法彌平任何事,甚至沒辦法表達我的虧欠和心痛。」(突發中心黃子騰/新北報導)
 
以下是信件全文:
 
XX:(呂炳宏妻子名字)
 
  當然我想寫的人不只有XX,還有大炳、ROCK、典峰、彭爸、阿狗…..太多太多我有所虧欠的人。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可以對你們說話,我該說些什麼,結果’’對不起’’這三個字反成了最沒有意義的字眼,那沒辦法彌平任何事,甚至沒辦法表達我的虧欠和心痛。
 
二月開庭時,我以為那是錯覺,那只是一位相似的人,我不相信會有人想再見到我。那裡曾是我的母港,是我歡笑、成長的地方。為何我會把事情搞成這樣?三年了,似乎有答案,又似乎無解,唯一沒變的是後悔。對於曾是我最美好回憶的地方,存在我腦海中最鮮明的畫面卻是的傴(佝)僂的身影,踉蹌的步伐,鏗鏘的鐵鍊聲,三人隔著鐵柵欄從我面前而過,以及那割在心上,痛到哭不出來的吶喊。
 
三年了,在看守所的規定和家人的保護之下,許多事我都後知後覺,直到前幾天我才知道平路出了新書,大炳也參加了發表會,照片中的大炳瘦了一大圈。那個原本圓潤又開朗的人,是否還在被折磨著?
 
我不敢寫信,不敢面對你們,說我膽小也好,逃避也罷,那麼大的傷痛,我真的很怕自己會越處理越糟,良好的名聲建立起來是多麼地不容易,要摧毀,卻是如此快速。XX的來電給了我勇氣,只是根據規定,一封信只能寫二張信紙,寫不下想表達得一切,希望大家都好,問題的影響能越來越小,受傷的心靈能漸漸恢復。甚至更好。衷心地祝福那艘小船能變航空母艦,堅定地、持續地、穩固地航行著,而那座母港依然守望著,不動搖。
 
偽證的那個案件,原我不想爭辯,如果是我,我也會希望有一個確切的法律判決可以更表示自身的清白,但我的律師對我說,我可以坦承過去所呈(陳)述的不實並道歉,但他沒辦法乎(忽)視檢察官玩弄法律程序並一意孤行。這是他的律師職責。所以很對不起,但我該道歉的也遠遠不光這件事,願神的祝福臨到每一棵被我所傷害的心,祝福您的家人以及那因我而起的民事官司。
依涵 叩首 105.3.21于北女所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謝依涵今獲高等法院更二審改判無期徒刑。資料照片

謝依涵寫給呂炳宏妻子的信(第一頁)。呂炳宏提供

謝依涵寫給呂炳宏妻子的信(第二頁)。呂炳宏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