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影片】HBL球員血氣方剛 出外比賽住宿教練要求:切A片

每年HBL(High School Basketball League,高中籃球聯賽)男子12強複賽都在高雄舉辦,今年12強共有11隊得要南下住宿,不過礙於學校經費有限,教練與球員只能妥協住在品質較差的飯店,不過每隊教練只有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把A片台切掉!」
 
去年HBL複賽在高雄中學舉行,附近雖然飯店林立,價格也比較便宜,但是品質參差不齊,泰山高中教練廖文彬就說:「飯店又不是只做我們生意,所以就算切掉A片,也不能控制來來去去的客人,我們就曾遇過隔壁房間在辦事,就有球員耳朵都貼在牆壁上偷聽。」
 
泰山高中球員尤楚翔也透露:「去年我們飯店那層的洗衣房旁,都有一間房門不關,每次經過都有女生對著我們叫老公。」廖文彬就說,教練帶隊出來比賽就有義務要管理好球員,因為擔心球員會做錯事,半夜教練團還得輪流守夜,他開玩笑說:「我自從退伍後就沒再站過夜哨,為了他們我們晚上都不太能睡。」
 
今年HBL複賽移師高雄巨蛋,泰山也索性「加碼」,改住在場館附近,價格較高,環境較好的飯店,廖文彬說:「至少這裡能讓教練團睡個好覺。」尤楚翔也說:「現在的床比較大,房間也乾淨,睡起來真的也比較舒服。」
 
高苑工商地處高雄,是12強複賽唯一不用面臨住宿問題的球隊,但是HBL賽季有4分之3都在台北舉辦,高苑堪稱住宿頻率最高的隊伍,女教頭田本玉就說:「我們是最常遇到這個問題的球隊,除了要飯店把未成年頻道鎖住,我們還會沒收遙控器,還會規定球員10點前不准關門、也不能鎖門。」
 
為了一勞永逸,田本玉最後索性讓球隊住在廟裡,因為過去她自己是台灣電力女籃的球員,因此她也透過關係,讓球隊入住在台電的宿舍。」
 
松山高中教練黃萬隆球場上雖以嚴厲著稱,不過在球隊管理卻是採取「道德勸說」的代表,他說:「現在是個開放的社會,我們當然也會要求飯店把未成年不能看的頻道切掉,另一方面也會告訴球員,這階段是他們高中生涯最重要的比賽,希望他們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我相信我的球員,這也是我們的管理方式。」
 
后綜高中教練戴金鼎腦筋動得很快,他注意到這1年來陸客來台人數銳減,高雄又是接待陸客的大本營,今年他主動去搜尋高雄地區的日租套房,最後只用一半價格就成功訂到房間,他說:「在85大樓的日租套房完全不會有A片的問題,而且房間大又舒適,窗戶往外看景觀也好,唯一缺點就是距離比賽場地高雄小巨蛋有些距離,我們搭捷運大概要花20分鐘才能到球場。」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泰山高中球員在飯店房間接受防護師治療。游智勝攝

松山高中籃球隊教練黃萬隆(左一)與全隊合影。游智勝攝

泰山高中球員遠征高雄住宿,洗衣服自己來。游智勝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