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每天都是世界末日】屁孩扮納粹、扮阿拉伯人持槍有罪嗎?

「DREAM清醒夢LUCID」的瑞門抨擊百萬訂閱的YouTuber「放火」許多行徑根本是種族歧視。圖片取自YOUTUBE

日前,在台居留的英國男子瑞門(DREAM清醒夢LUCID)在臉書上引述台灣Youtuber「放火」在2017年12月youtuber年會上公開扮成納粹軍人,並發佈用巧克力醬塗臉的影片時,還假裝黑人。瑞門認為這是全世界都不可能接受的歧視,可是在大家卻懶得理會,還有人支持「放火」。而瑞門隨後也轉貼台灣網友對他的回應,內文是:「真想設局揍殺他,拍成幹片,最後片尾放出我們不一樣。」讓他感受威脅,決定到警局和英國在台文化協會備案。

呃…我個人認為,這個外國人根本就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台灣的歷史文化與教育,更不懂台灣人的日常生活態度。對啊,我們台灣人好像不關心世界,好像對歷史正義、人權議題無知,什麼都不在乎,啊原因是什麼。

原因來自二次戰後,國民政府在台灣實行的軍事統治。台灣有整整幾十年沒有民主跟自由,有三代人受到黨國的殖民教育。台灣人即使到教改後的現在,教育的目的並非培養出可以獨立思考並有世界觀的公民,而是要替資本家培育出,有積本智能可以運作的優秀的勞動工具而已。

從以前到現在,台灣的考試就只是為了死背,然後考上名校,畢業找份好工作。「不要談政治」是直到現在,家庭社會觀念下的主流。而攸關於民主、自由、人權、正義等諸多議題的思辯,在台灣文化中根本就不是主流。

今天要譴責放火對歷史與人權無敏感度,是沒錯啊,鳳新高中的學生只是看了「中東阿拉伯人婚禮上鳴槍的畫面」覺得很帥,就穿阿拉伯服飾拿獵槍拍照。然後就被罵說,是把伊斯蘭教污衊成恐怖份子。啊不管是放火或是這些學生,他們真的是惡意嗎?二戰德國的軍威,一直是很多軍事迷喜愛的形象。而放火在模仿英國王妃凱特用巧克力醬敷臉時,也不過覺得ㄟ這樣裝成黑人嘻哈歌手很帥,模仿一下。惡意很重嗎?

對,這都犯了歐美人權的禁忌,但他們從小到大有人告訴他們這樣做不對嗎?當這些歷史人權資訊連課本都沒出現時,只重視賺錢求生存的家庭社會,更不會告訴他們這些普世價值的重要性。

要譴責這些屁孩前,真正該譴責的是知道這些事情的大人,平常都在幹麻,為什麼會弄到這些小朋友只能自生自滅,從網路上尋找自己認同的帥點,來進行自我養成?如果他們不是被這個社會放棄,又怎會變成這個樣子?

對啊,事情爆發後譴責他們到死,逼他們道歉,然後呢?有人真的關心過未來該怎樣嗎?沒有,就是下次發生後再罵一次,再追殺犯錯的人到死為止而已。

如果大家還記得,先前玖壹壹與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合作的MV〈OH MY GOD!〉,因為裡面出現了亞洲三教的代表服飾:和尚、道士,以及持槍的穆斯林。清醒夢就曾發影片譴責,這是在歧視穆斯林。當然影片本身在亞洲是造成討論,不過看清醒夢的發言內容,本身也沒把伊斯蘭教放在眼裡。

清醒夢口口聲聲譴責玖壹壹把阿拉扮成持槍的穆斯林,但在伊斯蘭教裡面,阿拉真主是無形的。伊斯蘭教的文化裡面,是不以圖像去描繪神與先知的存在,多以花紋呈現宗教意涵。他如果罵玖壹壹扮穆斯林就算了,偏偏提到阿拉,啊清醒夢不也犯了最基本的,對歷史文化無知的錯誤?

當清醒夢拿著歐洲帝國主義教育下,對伊斯蘭教無知的個人理解,就隨意對人指指點點時,他所謂的正義,也不過就是一個受到歐洲基本教育下的公民,用他的判斷,對亞洲的一種蔑視。

清醒夢說得好像我們台灣人沒有人權觀念,對國際事務與世界史一無所知。但他的程度,也不過反映了,他也只是挾持著來自歐洲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優越感,來逼台灣人接受他以為的高尚文化。並沒有比較高明。如果他更了解台灣一點,應該是敦敦善導這些年輕人走向正路,而不是也跟著說台灣很爛。爛哩一凅洨。被鄉民嗆喊打喊殺,活該而已。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