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每天都是世界末日】群交趴的道德問題

分析台灣人的心態,很容易發現,所謂的道德只不過是「與我無關,我就不在乎」的一種限制。那到底什麼事情與個人有關,則從來就沒有認真的被討論過。所謂的認真討論,就是在不同群體文化概念下,依據習俗、宗教信仰、背景所相互交錯、衝擊,而達成的共識。

造成這個現象的背景,遠因來自於台灣四百年被外族殖民統治的歷史因素。而二次戰後,國民政府接管台灣之後,實行威權的軍事統治。獨裁者維護統治權力的做法下,許多法律本來就不是依照台灣風土民情所制定,加上行政治理下常有許多逆行倒施、前後矛盾的政策,導致有幾代的台灣人,並沒有透過溝通與討論,形成一種真正具有社會共識的道德共識。這還牽涉到台灣是移民社會,本身缺乏如大陸國家一般的,悠久宗教、歷史文化的限制。

也所以在政黨輪替後,台灣社會唯一的共識,就是民主自由。而何謂民主?何謂自由?也跟其他道德問題一般,從來沒有認真被討論過。因為民主自由來得太晚,來得太快。許多殖民與威權體制遺留的問題到現在都沒有被解決。民眾唯一的道德基準就是「只要不要威脅到我的自由,就是真正的自由」。

也所以每次發生什麼社會事件,很容易就可以觀察到,民眾對於真正的問題,像跟全人類有關的人權議題,常默不關心。例如轉型正義追究加害者責任,或難民政策等。而對於一些比較次要的道德問題,卻又屢次成為全民話題。例如公眾場合的言行是否得體,或攝影師群交趴到底觸犯了什麼禁忌等。

以這次群交趴來說,參與者全都自願,看起來也沒有仲介色情或牟利的狀況(收錢來分攤飲食與場租,很難說是個問題)。攝影師公開的照片也都沒有露點(藝術照露點是否違反道德,也是個平常大家不討論的問題),女方也沒露臉,錯在哪?輿論熱炒一波後,從譴責攝影師,轉為批評參與的男女違反感情道德,有偷吃劈腿的敗德問題。

當然,也有不少網民認為,如果女方一女多男群交,唯一能譴責的是女方男友,以及社會觀感。但因為社會觀感是個還沒有共識的東西,又好像是不違法的個體自由,所以有人也是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變得只支持偷吃有罪,以及追究某研究生肉蒐公佈參與女性身分的個資問題。

台灣人,真的有認真關心討論台灣的性道德的標準是什麼嗎?沒有。大家的出發點就是一個:「我也會談戀愛結婚,所以我不能忍受伴侶跟別人有性關係」、「怎麼可以亂肉蒐別人(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一定靠北到死)」。出發點全都來自於「自私」這個概念

對台灣人來說,所謂的社會共識與道德,就是希望透過法律,與約定俗成的規範,去限制別人的自由來保障自己「雖然還沒有遇到,但如果遇到了我想要有個社會公審出口氣的保障」。也所以通姦罪雖然在實務上對女性很不利,但許多婦女都反對除罪化,因為除罪後在社會現實下老婆會師去箝制丈夫的武器,會更吃虧。至於濫交、通姦到底違反了怎樣的道德?其實大家並不真的很在乎。濫交的人只要單身反正又沒結婚沒伴侶,他高興就好。

這會造成什麼現象?現象就是當大家都不真的關心一件事情背後牽連的道德因素,而只關心到自己時,許多既有的過時法律與社會共識就會一直延續。幾乎一些明明沒有觸犯到什麼傷天害理的行為,只不過因為過時法律觀念的規範觀念,但只因為法律有規定,有人違反,馬上就會被視為一種罪。上到大麻該不該合法化,下到捷運可否飲食,只不過法律禁止,一旦有人違反,馬上就成了眾所矢之。

而攝影師群交趴拍性愛藝術作品,到底違反了什麼?法律好像沒有規定不行,所以大家攻擊的火力就變小。到最新的發展,變成輿論主要攻擊攝影師常用拍照名義「玩弄女性感情」。玩弄有何不對?違反什麼道德?不是大家討論的點,重點在於「這會危害個人未來可能發生的感情風暴(被劈腿、被玩弄)」而已。

根據內政部數據,台灣結婚五年內的離婚率高達33%。其中因為偷吃劈腿而離異的比例尚不清楚,但許多沒被另一半發現的偷情行為,不要說是婚姻之中,連僅僅情侶交往過程中也所在多有。如果台灣人真的那麼在乎法律規定或所謂的道德觀念,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進行敗德或違法的行為?

也就只因為每個人都只為自己想,而沒有真正去討論,到底台灣社會該有的道德價值是什麼,如此而已。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