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林飛帆倫敦手札】進一步,退百步(二)

文/林飛帆

不顧勞工團體大聲疾呼,也不顧學界提出具體數據指正,民進黨政府在賴清德院長的意志主導之下,就強行將勞基法修正案送出委員會。這種黨意凌駕民意,強逼黨籍立委服從的劇碼,上一次發生大概就是三年前,馬政府企圖強行通過服貿的時候。為何民進黨執政至今兩年未滿,卻可以淪落如此?我認為至少有幾項關鍵:一、民進黨對其支持群眾的抉擇;二、缺乏分析與評估的基層掛帥;三、盲目追尋「執行魄力」的英雄主義作祟;四、沈溺於勝選的驕傲與傲慢;五、黨內青年世代難以攪動黨內秩序;六、難以誠實面對群眾。前三點,上週已簡略分析,這週繼續將後三點盤點完。

首先,自民進黨勝選以來,公民團體對於民進黨在各個議題的表現(和當初競選承諾的落實)的監督從未停過,無論是轉型正義、公投法、婚姻平權,以及勞基法,乃至憲政改革;然而,民進黨內卻也時常傳出另一種聲音:「執政黨要有執政黨的氣魄,要考慮通盤,不用太理會公民團體」。邱議瑩的「認真的勞工都在上班,外面都是錄音帶」或許也是這個聲音的展現吧。從過去公投法修法延宕,到現在勞基法要完全以一個背離蔡英文當時競選承諾的方向修法,說實在,真的很難令人理解民進黨這些決策高層究竟是怎樣的心態。「執政黨的要有執政黨的氣魄」這種心態可能有兩個根源:第一種是自我壯膽,自我安慰,以增加執政被挑戰時的安全感;第二種,我認為比較嚴重,是真心相信天下是他們打下來的,認為大家真的是心甘情願的支持民進黨,且無論如何都會力挺到底。

第二,民進黨內部並不是沒有有志青年對於這次勞基法修法甚感不滿;我們可以看見民進黨在前一波針對2018選舉辦法的記者會,大力吹捧要放權給年輕人,鼓勵年青人參政,甚至要讓年輕人主導選戰。然而,勞基法修法案例中,黨團內部圍剿提出異議的林淑芬是毫不留情,用盡各種標籤、各種醜化。試問連一個黨籍立委都可以因為不同意見而遭同黨同志圍剿修理,我們真的要相信民進黨願意給青年從政者多大的空間嗎?又或者,這正是黨內高層要樹立的紀律,作為給民進黨青年從政者的忠貞測試?

第三,說到底,民進黨終究需要面對自己的選舉承諾。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許多競選承諾無法落實,可能還有泛藍在國會多數可作為藉口,但是全面執政的民進黨現在已然不是因為他黨杯葛而落實不了改革,問題的關鍵是自毀承諾,自失立場,自己決定走向與過去主張背道而馳的方向。民進黨競選時期與執政之後的兩種性格,其實是民進黨自己必須真切面對的問題。如此分歧,對選民而言,可能的解釋有幾種:一,選舉承諾只是工具性手段。若是如此,未來選民不必再信任民進黨任何選舉時所擘畫的大餅;二,選舉承諾在執政後發現(因為金主壓力等等)窒礙難行必須調整方向,如果是這樣,就不僅是政治誠信的問題,也是能力問題;三,缺乏整體執政方向。因此黨的政策可能隨個別政治人物的起落而擺盪。民進黨希望選民怎樣理解當前的勞基法的修惡,和與選前承諾背道而馳,甚至棄守連國民黨都未棄守的底線,關鍵只有願不願意誠懇面對問題,放緩腳步,重新提出具體政策評估和檢討,爭取和社會大眾更多對話,絕不是檢討抗爭者和黨內的異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