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人渣文本觀點:吉祥物的內餡

世大運吉祥物熊讚。(翻攝自熊讚Bravo粉絲頁)

最近有個小新聞,引發行銷和文青圈裡的議論紛紛。世大運吉祥物「熊讚」的操偶師(就是裡面的人)出面受訪,引起許多吉祥物專家的批判,說這犯了大忌,等同是「殺了」熊讚,是熊讚的「送行者」。
 
原受訪新聞小小一篇,但批評此舉的新聞至少有十幾篇,到底是誰殺了熊讚,或到底是什麼殺了熊讚的操偶師,一時之間還真讓人有點錯亂。
 
在讀了一些參考資料之後,依我的倫理學知識,我也越來越懷疑操偶師或「內餡人」不能曝光,其實是個「禁忌」,而不是成熟的倫理規範。的確有很多主題樂園或擁有吉祥物的單位不希望或不允許操偶師曝光,其理由是擔心真人形象與吉祥物產生混淆,嚇到小朋友,或破壞小朋友的世界觀。
 
但操偶師曝光是否真會有如此「效果」,則幾乎沒有相關研究。因為在大家都不曝光的狀況下,也就沒多少這種案例可以估算其負面效果。像是曝光之後,銷售量下降多少之類的。因此支持這種規約的理由,很可能是「信仰」,而不是科學。大家都覺得不可以這樣做,就一直奉行下去。
 
就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倒看過不少搞笑表演,是故意以外表和內餡的反差(可愛的吉祥物裡面是個禿頭大叔)來製造笑點,但多數人對於這樣的表現方式並不以為意。至少沒在擔心小朋友看到這段節目後,其「世界觀會崩解」。
 
我就講白點吧。吉祥物在台灣是個不成行業的行業,太少見了,百姓對於吉祥物應該怎樣或不應該怎樣,也就沒什麼特別的執著,號稱專業者硬指某種做法有問題,反而會讓一般人「開始」覺得怪怪的。
 
人類規範的種類與形成原因很多,而文化或美學價值的創造,往往就在於打破不合理的舊規則而找到發展可能性。就像眾人現在對於「聲優」(配音員)走向幕前不以為怪,但依前面的不可曝光推理,小朋友若發現多啦A夢的聲優是個阿婆,他的世界觀還能維持完整嗎?
 
更何況,熊讚並不是人,只是個商業產品,而且是已過了賞味期的產品,為了維持過期產品的可能價值,而用這麼重的評論方式來批評一個活人,也會落入「問馬不問人」的道德困境。
 
要嚴辭批評某人,也該是為了其他活人而為。若操偶師有其大忌,那評論者也有其專業倫理。

作者簡介:人渣文本,本名周偉航,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運動文化與宗教現象,目前於三校開課,擁有五個專欄。覺得到目前為止最幸運的事,就是可以靠罵人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