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沈政男觀點】新鄉土劇帶動台劇復興

藝人盧廣仲演出《花甲男孩轉大人》,為阿嬤唸祭文的情節讓觀眾動容。好風光提供

以台灣鄉土民俗為劇情主軸的兩齣周連續劇,《通靈少女》與《花甲男孩轉大人》,分別在最近取得了收視率與口碑上的成功,把鄉土劇推上了一個叫好又叫座的新境界。

鄉土劇傳統上有兩種,一種叫座不叫好,比如老三台時代,午間與傍晚的半小時台語劇,以及第四台時代的八點檔鄉土劇;另一種叫好不叫座,比如歷屆入圍金鐘獎的一些曲高和寡的國、台、客語鄉土劇。這傳統局面,如今被《通靈少女》與《花甲男孩轉大人》打破了。

《通靈》與《花甲》,何以能成功?用細膩、考究的手法,重塑足以穿越時空的鄉土環境與民俗氛圍,是關鍵之一。比如《通靈》對宮廟生態、仙姑問事這些民俗的模擬,都相當擬真,也因此帶來新鮮感。而《花甲》對傳統喪禮的演繹鋪排,更把觀眾帶入了公祭行列。

傳統鄉土劇因為成本考量,無法也不想對細節用心,反正還是可以吸引收視族群,但《通靈》與《花甲》顯然想激起更多觀眾,尤其是年輕族群,對鄉土劇的興趣,而願意投入更多心血。事實證明這樣的努力方向是正確的,以往乩童、做法、守喪、出殯這些民俗儀式,已被標籤化,跟特定觀眾族群連結,幾乎不可能出現在偶像劇時段,但兩劇顯然打破了原本的分野。

將鄉土劇與偶像劇結合,正是《通靈》與《花甲》成功的另一個因素。《通靈》裡的小真一離開宮廟,就是情竇初開的少女,而《花甲》裡的花甲回到北部,也只是一個對學業沒興趣的大學生,但兩劇巧妙結合兩種戲劇類型,成功冶於一爐,讓劇情增添層次,更有觀賞樂趣。

類型混搭,很多電視劇導演與編劇都曾嘗試,卻未必能夠能像《通靈》與《花甲》這麼成功。眉角有二。一、選角,《通靈》選了郭書瑤,而《花甲》選了盧廣仲,都是大膽新鮮的嘗試,導演可說別具慧眼。二、改編原著,《通靈》改編自真人真事,《花甲》改編自得獎小說,原本就都有引人入勝的故事,只是沒人去挖掘出來。

鄉土兩字,就台灣歷史與社經背景來說,必須與殖民與現代化兩者相互對照。傳統鄉土劇不是自憐的悲劇就是胡鬧的喜劇,而兩種類型彰顯的共通點,就是在殖民與現代化之後,人們對鄉土的複雜情緒尚未了結。悲情的背後是創傷尚未療癒,而胡鬧的背後則是對鄉土的鄙視。但《通靈》與《花甲》已經走出這樣的情結,以自信開朗與珍惜的態度看待鄉土。小真與花甲的笑容之所這麼迷人,道理在此。

在鄉土劇的傳統上另闢蹊徑,開創可能,所以說《通靈》與《花甲》可稱為新鄉土劇。鄉土劇不是只能吸引台灣觀眾,真正演出台灣味的鄉土劇,也會感動外人,具有開拓海外市場的潛能。鄉土劇也不限於台語劇,國語、客語等其他語言也都有鄉土劇傳統,而《通靈》與《花甲》的成功,可供其他語言的鄉土劇借鏡,一起掀起台劇復興的旋風。

作者簡介:1968年生,台中市人,台大醫學系畢業,精神科醫師,曾獲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現任《良醫健康網》、《國語日報》與《女人變有錢》專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