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人渣文本觀點:幸福里街上的兩種腦

立法院旁巷道拒馬林立。(蘋果資料畫面)

台北市中正區有個幸福里,幸福里有個知名建築物,叫立法院。因為有這個特殊建築,幸福里的街上,就經常出現兩種奇怪的腦:保守腦與改革腦。
 
保守腦看似各有主張,並且提出多樣的「價值底線」,但不論他們的論政重心差得多遠,不論原本是反年改或反同婚,只要「時機若對」,他們總能很自然的結合在一起。像是一起走上幸福里的街頭反政府。
 
相對都是一家人的保守腦,另一邊的改革腦,就很不好「按耐」了。若有什麼訴求進步性的社會運動,這些改革腦表面上總會動員集結,出人出力,但其實他們同時很講「原則」,你的場子不以他的原則進行,他就鐵定會暗捅、「背刺」。
 
這就形成一種古怪的場景。理論上應該追求「原則」的保守腦,做起事來卻像沒啥原則,什麼爛招(包括美學與道德意義)都可以用。當他們說自己是「利他」的,但所做所為怎麼看都是「利己」;若講說是爭取自己權益,但又愛把自身利益強調成社會公益。全家就是你家,你家就是我家。
 
那改革腦呢?講說要追求體制變革,但對於組織建構、運動方法卻有滿滿的堅持。「敵人」的主張總是不堪一擊,是需要立刻改變的,但自己的價值核心卻是普世真理,無人可以撼動。當有人提示那些理念已經過期,改革腦總會勃然大怒,指責對方是反動派,是被保守腦入侵中央控制系統,應該立刻「清洗」。
 
說穿了,這兩種腦是同一種人,就是以為自己最會教小孩,但對於公共生活的基本常識,其實都只有小學生的程度。幸福里的街道總向熱血者開放,這也讓他們總能年復一年的欺騙自己。但柯南只有一個,人不能永遠當小學生,演久了,還是該面對自己真實的人生。
 
作者簡介:人渣文本,本名周偉航,哲學博士,專長為倫理學、運動文化與宗教現象,目前於三校開課,擁有五個專欄。覺得到目前為止最幸運的事,就是可以靠罵人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