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男女不壹樣】婆媳之間——范范

范媽(左)、范范、黑媽(右)。

文/范范

我和婆婆相處之道只有四個字:相敬如賓。

嫁做客家媳婦的我,其實很多地方要檢討,除了學不會客家文化、語言,最重要的客家菜,我也做得很難吃。

我和婆婆(黑媽)總是對對方非常客氣,我們住樓上樓下,但一年平均大概只會見面六次,每次聊天不超過半個小時。黑媽很疼我這個廚藝不精的媳婦,常常在自己家裡煮一大鍋黑人愛喝的蓮藕排骨湯上來給我們,一鍋可以喝三天都喝不完。她常心疼我工作很累、飛來飛去,怕我營養不夠常常燉湯給我補身體。加上黑人的哥哥已經生了一對孩子,她從來沒有催我們生小孩,這點我對婆婆相當感謝,謝謝她從不給我壓力。

交往十年間,黑媽跟太婆(奶奶)和那時生病的爺爺,每年除夕總會叫黑人帶我和媽媽過去吃年夜飯,每次都稱呼我「范小姐」,讓我很不好意思:「范小姐,歡迎妳來」、「范小姐,謝謝妳照顧建州」、「范小姐,妳太瘦了,記得多吃點東西」讓我常常內疚又尷尬癌發作不知所措。

我丈夫為了打破我每年尷尬的場面,想到一個自以為很有幫助的方法,就是教我兩句客家人拜年的吉祥話,趁太婆發紅包的時候讓她開心。於是我在家把這兩句話14個字背得滾瓜爛熟,除夕給太婆下跪拜年時非常自信地大聲朗誦出來,結果整場異常安靜,太婆和黑媽的表情有種說不出來的尷尬和臉紅,我發現不對勁,馬上轉頭看到黑人已經笑倒在地上翻滾…

那句客家話是:「大哥掏出大毛蟲,妹妹嚇得面紅紅!」當時,我只想鑽進我家狗的碗裡,很想臭罵陳賤州一頓!只好跟黑媽和太婆說sorry sorry,真的不是故意的,要罵罵賤州!

託賤州的福, 那年之後,每年除夕不用再練習客家話了。紅包準備好、敬老人家們三杯,祝福長命百歲、身體健康(不相信黑人教的客家話,我後來都直接說中文),然後摸摸鼻子趕快帶著飛翔上樓玩去,到快散會了才再下樓來拍照合影留念,表示我存在過,就很心滿意足地準備回家了…呼~

 【男女不壹樣】專欄  每周二固定在壹週刊官網、每周三在壹週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