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訪】暫別桌球 福原愛:先把家庭經營好

臺灣好手江宏傑、日本名將福原愛這對跨國桌球佳偶元旦在臺北宴客,2月將在東京迪士尼舉行日本場婚宴。2016年小倆口不論在運動生涯、人生都經歷重大轉變,他們如何看待這些轉變,對未來又有什麼規劃?《蘋果》獨家專訪。(Q:記者提問、傑:江宏傑、愛:福原愛)
 
Q:江宏傑去年第一次參加奧運,又長期在歐洲訓練、打職業聯賽,過去一年你覺得跟生涯其他年份有什麼不一樣?
傑:去歐洲主要目的還是要提升自己,看可不可以球技上面更有所突破。我覺得沒有什麼不太一樣,還是一樣希望能讓自己進步。
 
Q:奧運一直是你很大目標,達成這個目標,感受如何?
傑:打球以來就是為了想參加奧運,從以前到現在過程也不是那麼順利。總算有機會參加,最想先感謝自己,能從這麼小一直保持這份夢想到現在,一直為自己努力。
 
Q:再問愛ちゃん,妳主要都是在旁邊支持老公,有看他練球或比賽嗎?覺得他的訓練成果如何?
愛:我很少看他練球,一般我都是在家。在歐洲打職業聯賽的時候我會去看他比賽,但其實我不是很敢看。
 
Q:那會聊比賽或訓練的事嗎?妳會給他建議嗎?或他會尋求妳的建議嗎?
愛:會討論一些桌球的事。有的時候他會要我給他建議,偶爾吧。他算聽得進去的人,可是我講的也不是很多。比賽前,像奧運的時候他也教我很多東西,所以算是互相鼓勵。
 
Q:妳已經打了4屆奧運,不過里約奧運後妳選擇休息,也確定放棄這個月全日本錦標賽。過去20多年來妳都和桌球在一起,現在選擇暫別桌球,是怎麼下定決心?為什麼做了這選擇?
愛:我感覺第一次有了跟桌球一樣重要的一個人。以我的個性來說,兩樣一起去努力、去加油,對我來說兩樣都不會有很好的結果,所以我想就是……因為桌球已經打了24、25年,所以我也大概對桌球很了解,可是我對小傑還有我們……因為我們就是剛剛結婚嘛,很多東西我們都還沒有做到位,所以我想先把家庭經營得好一點,然後再考慮桌球方面。
 
Q:小傑對於老婆為了你做出這個選擇有什麼看法?
傑:當選手又要維持在頂尖確實是蠻困難的,我是覺得不希望她那麼辛苦,但是還是會尊重她的決定,因為這已經不是我們個人的事情,所以她做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她。
 
Q:今年是小傑最後一次打世界大學運動會,而且是在臺灣舉辦,有什麼不一樣的感受和目標?
傑:臺灣第一次辦那麼大型的比賽,當然在主場會有更多的信心,雖然壓力也會比較大一點,但是對我來說真的很想為臺灣留住金牌。
 
Q:世大運主要是跟陳建安搭檔雙打,這相較於單打、團體來講,也是我們比較有希望的項目?只跟他搭檔這個比賽嗎?有其他公開賽或大賽目標嗎?
傑:從里約奧運之前雙打就跟小安搭配,為了奧運團體雙打這分我們做了很多訓練,讓默契更好一些,因為之前搭檔機會還是少一點。奧運之後的規劃,也是因為世界大學運動會,我跟小安還是會湊在一起,還是會打公開賽。我再歐洲打聯賽,有時間也是會回臺灣,跟他多訓練雙打這部分。
 
Q:那這些比賽,包括世大運,愛ちゃん會怎麼為老公加油?會想到現場看他比賽嗎?
愛:我以前自己比賽的時候,其實不是很希望家人來看比賽,因為會擔心有沒有到球館、票有沒有弄好這之類的事,所以就是不想讓他有多餘的擔心。主要是看他能不能集中,我希望他以最好的狀態投入比賽,所以再討論吧。
 
Q:聽起來比較像默默地支持?
愛:應該是這樣吧。我也不想給他太大的壓力。
 
Q:除了今年的短程目標,你們接下來的桌球生涯還有什麼樣規劃?小傑有想過打到什麼時候為止?
傑:現在還是以世大運做為最主要目標,其他就是看我自己身體狀況,然後再定接下來的事情。
 
Q:那愛ちゃん呢?就是先把家顧好,再來考慮桌球的事?
愛:對。

Q:那下屆東京奧運呢?有考慮嗎?
愛:坦白說這個東京奧運對我來說魅力、威力很大,因為在自己國家,然後之前是50幾年前(註:1964年東京奧運),所以魅力真的很大。可是對我來說這個家真的是非常非常地重要,所以我會好好考慮的。
 
Q:那小傑有想要打東京奧運嗎?
傑:還是要看我的身體狀況。   
(王毓健/綜合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江宏傑、福原愛婚後接受蘋果獨家專訪。李鴻明攝

江宏傑、福原愛在德國拍攝婚紗照,不忘桌球畫面,輕鬆討喜。C.H.Wedding提供

男帥女可愛,江宏傑、福原愛婚禮倍受矚目。C.H.Wedding提供

婚後小倆口俏皮自拍,福原愛念念不忘珍珠奶茶。李鴻明攝

江宏傑、福原愛在台北舉行婚宴。資料照片

桌球佳偶江宏傑、福原愛永結同心。李鴻明攝

福原愛代表日本出戰里約奧運。資料照片

江宏傑代表台灣出戰奧運。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