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地王」林堉璘辭世 分產千億「他們得自己拚拚看」

林堉璘2013年在湧蓮寺抽出國運籤後,就鮮少再公開露面。

有「地王」之稱的宏泰企業創辦人林堉璘,昨天上午7點在家中辭世。林堉璘從碾米廠小弟起家,在經濟起飛的1960年代,將版圖轉往建築業,獨到眼光購入大直、敦化北路,信義計畫區等,抱地多年待開發效益出現後,身價百倍增長,有媒體估算其坐擁資產超過1400億,是台灣真正的首富。

幾年前林堉璘健康傳出問題後,已鮮少對外露面。當時本刊就曾直擊他住進榮總動手術,也親自操刀分家產,帝寶十數戶分給各房及5子4女,土地則分拆給兒子們一人一塊,「公歸公、私歸私,他們得自己拚拚看。」林堉璘說。

【以下原文出自2013年台灣壹週刊A627 

上週三(二十二日)早上九點半,上百位新北市蘆洲區學子擠滿湧蓮寺,等著領獎學金。但這天,湧蓮寺主委林堉璘意外缺席,由副主委、國順建設董事長陳宏昌代理。


地王入院 腸道動刀


有一百四十多年歷史的湧蓮寺主奉觀音,為三重、蘆洲一代信仰中心,而最大咖的信眾就是地產業第一大家族三重幫林家,林家二子、宏泰集團董事長林堉璘更是三十五年前就當上主委。這些年,他每次出手買地前,都會先去問觀音,如今已坐擁千億地產,成了「台灣地王」。

近五年,為鼓勵地方學子,林堉璘年年到湧蓮寺頒發獎學金,今年卻突然缺席。記者問陳宏昌,他說:「主委昨晚臨時通知我,說他在忙,請我代表。」

主委在忙什麼?沒人知道。因為,今年除夕,林堉璘在湧蓮寺抽出國運籤後,就不再公開露面;沒多久,商界就傳出,「地王生病,腸胃長腫瘤,開刀住院」,甚至「已經把家產分好了」。本刊調查,林堉璘確實因為開刀,住進台北榮總。

術後散步 三房相隨

就在湧蓮寺發獎學金的這天中午,林堉璘的大女婿許東隆、二子林鴻熙、三子林鴻南與太太王婉玲等人,陸續出現在榮總十一樓一間單人病房。病房門外掛上「謝絕探訪」牌子,門口站著一高壯大漢。

不一會兒,病房房門大開,一名醫師與一位身穿淺藍色病袍、外罩紅長袍,腳夾藍白拖,個頭瘦高的年長病患走出來。此人正是林堉璘,沒掛點滴、沒坐輪椅,醫師邊走邊問:「傷口恢復得如何了?」緊跟在後的是林堉璘的兒子、媳婦及女婿。

隔天午餐過後,本刊直擊林堉璘在三房邱寶慧與保鑣陪同下,在病房外走廊散步。這也是邱寶慧首次在媒體前曝光。

二十四日中午,林堉璘照例外出散步,有時拄著拐杖,有時乾脆提著。記者趨前問候,保鑣緊張地要出手阻擋,林堉璘倒是神態自若,主動握手,氣色紅潤地說:「快好了啦!」

當晚七點多,老友總統府資政陳烱松陪著林堉璘聊天散步。見到記者,林堉璘笑說:「我卡坐不住,每天攏要出來走五趟,每趟都走六圈。」

論及房市 漲跌有限

商界傳出,林堉璘患的是罕見腸胃道腫瘤,發生部位在小腸。記者順勢關切病情,他指著肚子用閩南語說:「醫生講是有長息肉,割掉以後整個人就舒服多了,順便住院做身體健康檢查。」他還感謝起醫生,「榮總醫生醫術很高明,對我很照顧,所以才能好得那麼快。」

記者怕林堉璘站著會累,請他到走廊椅子坐下來,問起房巿景氣。林堉璘沒拒絕,還招呼友人一塊聊。

坐定後,林堉璘說:「景氣是這樣,兩岸關係好,很多人在大陸賺到錢,回來買東西,游資太多,房價要落(下跌)困難,不可能;再起(上漲),現在嘛是緊貴呀。若想要起,就要有交通支撐。」「例如本來路程要四十分鐘才到,有交通建設後只要三十分鐘,就有補漲機會。」

林堉璘抬起槓,「前一天(二十三日)本已向院方請好假,要回公司去看報表。」一旁陳烱松接話:「這就是人家說的職業病。」後來,林堉璘沒去成,「因為蕭副總統(前副總統蕭萬長)說要來看我。」

即使生病住院,林堉璘念茲在茲的還是生意。今年七十七歲的他,以地產起家,四十多年前,先在三重、蘆洲一帶蓋販厝(平價住宅),後來跟著政府政策買地,從信義計畫區買到大直重劃區,蓋威秀影城、紐約紐約購物中心,當上收租公,還推「帝景水花園」、「帝寶」等知名豪宅,近年則揮軍新北市淡海新市鎮,已購地九萬多坪。

操刀分家 五子分地

儘管林堉璘打造的宏泰事業王國,僅安泰銀行、群益證券、宏盛建設上市,母公司宏泰建設並未上市,真正的身價沒曝光,但他因擁有大筆鑽石級土地,被稱為「台灣地王」,集團資產超越二千億元,近來他更被美國富比士雜誌評為台灣第九大富豪。

因著家大業大,林堉璘龐大的地產事業如何傳承,也備受關注。近年來,林堉璘曾多次召開家族會議,業界因而傳出「地王已把家產分好了!」

本刊調查,林堉璘已親自操刀分家產。「去年九月間,老董(林堉璘)把兒子們叫來,簽土地重新鑑價同意書,重新分配。一流土地一人一塊,二流土地一人一塊,要兒子們各自努力。」此外,「還保留帝寶十幾戶,準備給大房、二房及三房太太及子女們,一人一戶。」一位了解宏泰人士說。

二十四日晚,記者提及第二代接班等話題,林堉璘跳過細節,只談大方向,「公歸公,私歸私,他們得自己拚拚看。」

長子次子 遠離接班

他停頓了一下說:「坦白講,我那個大兒子(林鴻彬)卡樂觀派,你叫伊太辛苦,也沒有辦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攏不一樣,四個人(指四個弟弟)做得要死,伊不一定要做,願意做多少,就厚伊做多少。」

這是林堉璘首度提起他的五個兒子。林堉璘共有三房,大房育有三子四女,二房及三房各生一子,因大房三個兒子年紀較長,且二十多年前陸續進入宏泰,早期外界提起林家第二代,多指大房三個兒子。

與老一代的企業家一樣,林堉璘有著事業要傳給長子的「嫡傳」觀念,因此大阿哥林鴻彬備受栽培。不料,林鴻彬「只愛美人不愛江山」,早年不顧父親反對,執意娶明星王菁菁為妻,婚後二人還遠走新加坡。

愛子心切的林堉璘,仍安排他接管位於新加坡的宏碟科技,後來宏碟收攤,林鴻彬才攜家眷回台長住。至於次子林鴻熙,原負責看管安泰銀行,因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虧損下台負責,而遠離接班梯隊。

「兄弟之間有量(指肚量),他們不會抱怨說:『我做得要死、你那邊閒閒。』不會去比這些啦。」林堉璘話鋒一轉,「不過,我常常在講,太過有量,沒競爭力啦。」

三子鴻南 統掌宏泰

至於五個兒子中,誰太過有量?誰有競爭力?林堉璘沒再多講。而擺在眼前的事實是,整個宏泰王國中,林堉璘之下的第一把交椅,就是排行老三的林鴻南,現任宏泰建設總經理。

早年,林堉璘事業起步時,靠家族親友一塊打拚,第一個得力助手是大女婿許東隆,二女婿陳田文創辦的群益證券,林家也投資。其中,宏泰旗下宏盛蓋的帝寶,就是許東隆的傑作,後來林堉璘接手宏泰人壽,也交由許東隆打理。

但二○○五年,林鴻南登上主要事業體宏泰建設總經理,掌握大權,便一腳踩進許東隆的地盤,還直接督導宏盛及宏泰人壽。當時業界盛傳,「會議上,阿南直接將公文丟到大姊夫面前。」二年後,許東隆黯然離開宏泰,與弟弟另設展悅建設,回故鄉林口發展。

由於宏泰為群益證大股東,因此林鴻南也看管二姊夫陳田文的地盤。二年前,在林鴻南主掌下,群益證併購金鼎證,陳田文「榮任」榮譽董事長,不再管事。自此,林家事業在二代中,以林鴻南為尊,無人能敵。

臣佐四子 獨力推案

至於老四林鴻基、老五林鴻森為二房、三房之子,在美國讀完書後,也陸續進入家族事業。林鴻基個性謹慎、做事拚命,很得父親林堉璘及三哥林鴻南信任,後來當上宏盛執行副總,逐漸浮出檯面。二年前林鴻基結婚時,母親楊淑蘭首度曝光。

本刊調查,林堉璘分完地後,林鴻基隨即成立暉騰建設,公司就設在宏泰世界大樓裡。

記者提及此事,林堉璘答得仔細:「鴻基現在改名叫『鴻璋』,伊自己開公司,準備在新莊、台北唭哩岸(奇岩重劃區)推案,還在計畫中,讓他從頭到尾試試看。小孩子要磨練,失敗也沒關係,老爸還在,哪有要緊。」他邊說邊敲拐杖,「叩、叩、叩」,擲地有聲。

為幫著林鴻璋早日獨當一面,林堉璘還請宏盛董事長林祖郁從旁協助。「他們都是跟著我幾十年的老幹部了,這些孩子比較小,可以幫忙看頭看尾,要(老幹部)當自己子弟一樣,該講就講,不要保留。」

么兒升職 謀劃創業

老五林鴻森,「他現在宏盛建設擔任副總,準備升副董事長,他也準備開個人的公司,還在規劃中。」

林鴻森原名「林坤達」,後來獲大房認可,二○一○年改名「鴻森」,認祖歸宗。在林堉璘龐大事業王國中,三房邱寶慧是唯一參與事業的女眷。

顯然老四和老五都已經計畫開枝散葉,但和老三主導的淡海新市鎮的推案相較起來,算是小兒科。

林堉璘對淡海情有獨鍾,「淡水是老董事長最熟悉的地區之一,他常來打球(老淡水高爾夫球場),每次來都覺得環境很好。」宏泰員工說。二則淡海開發已露出曙光,喊了多年的捷運輕軌已確定今年開工。

去年底,宏泰人壽與興富發建設趁勢在淡海合推總銷四百億元的「海洋都心」,以「保證貸(款)八成」,喊出「別怕買不起、別怕娶太太、別怕生小孩」,鎖定首購、換屋族。

「一坪才二十三萬元出頭而己,證明房子還是很便宜。」林堉璘說,老王賣瓜,當然自賣要自誇。(撰文:褚親親 攝影:攝影組、蘋果日報 編輯:數位發展部)

【原文出自2013年台灣壹週刊A627 

 

宏泰集團董事長林堉璘(中)日前住進台北榮總,他說「(腸子)割掉息肉」,現在快好了。圖為二十三日他在三房邱寶慧(左)及保鑣陪同下,於病房外走廊散步。

林堉璘保留帝寶16戶,要給大房、二房及三房太太及子女們,1人1戶。 宏泰集團在信義計畫區擁有萬坪房產,業界估計,1年租金收入約30億元。 林堉璘揮軍淡海新巿鎮(圖),已購入9萬坪土地,為宏泰現階段主力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