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流浪的百年老店 靠電眼美女再奮起

假日的鹿港老街,天光穿過樓井射進屋內,街角嘰嘰喳喳人語打破沉靜,導覽員拿著大聲公喊:「這棟老建築是泉郊有名的船頭行,百年老餅店租下來經營,招牌伴手禮是國小課本教的鳳眼糕。」

多名中學生蜂湧而入,老屋有如嘈雜鬧市,擠得動彈不得。洪敏騰、洪紹梧父子倆用尾音溫軟的鹿港腔招呼:「老師帶的有優惠,團體購買打9折!」3分鐘後人潮散盡,收銀機這現代產物,不曾在店裡出現,剛入帳的千餘元現金,被塞進空茶罐裡。

洪敏騰47歲接下岳母的餅舖,自中山路搬到整建不久的埔頭街小巷:「太太去問神,3處地點只這兒有蠅頭小利,其他都是下籤。但老街非常荒涼,左鄰右舍笑說:『又有個不怕死的來了』。」

當年妻子鄭瑞棻父親因巴金森氏症病倒,開餅舖的岳母不堪蠟燭兩頭燒,委託小女兒幫她撤銷店舖營業登記。「稅捐處承辦員一直勸:『鄭玉珍這麼久了,撤銷太可惜。』」從小厭惡麵粉堆打滾的日子,但娘家老店要在自己手裡終結,她橫不下心!

流浪百年老店鄭玉珍從大街遁入小巷,洪敏騰、鄭瑞棻夫婦締造新鳳眼糕傳奇。

玉珍之名 恩怨糾葛兩世紀

西元1885年,劉銘傳當台灣巡撫的年代,16歲泉州糕餅師傅鄭槌隻身來到鹿港,相傳他帶著各式茶點的配方秘笈,在菜市口三角窗玉珍齋店前擺攤。當時鹿港貿易興盛,富賈士紳常以茶點互餽,年輕師傅生意不惡,眼光精準的玉珍齋老板黃錦,聘他教店裡夥計做糕點。

「阿槌師」勇於創新,米店玉珍齋副業強過本業,乾脆轉型為糕餅店。10年後鄭槌自行在附近開店,取名鄭玉珍,生意好到赴中國廈門開分店。日治時期知名詩人莊嵩的〈鹿江竹枝詞〉:「醒脾兩盒豬油粩,爽口三包鳳眼糕。一樣玉珍新與舊,各將牌匾競爭高」,便以招牌產品借喻兩店號的競爭盛況。

「後來就被告啦!日治時代黃家勝訴,鄭槌以長子鄭興之名,將店號改為鄭興珍。」洪敏騰說,鄭興接手家業後,栽培小18歲的弟弟鄭旺赴日習醫,但鄭旺也想做糕餅,哥哥把鄭興珍給了弟弟,自己另開業,商號改回鄭玉珍。

改來改去可以嗎?洪敏騰妙答:「時代不一樣,那時是國民政府。」政府換了,輸掉的官司似也能不算數。幾年後鄭興病逝,兄弟分家時,鄭玉珍店面意外被拍賣,第三代長子鄭啟東意興闌珊,將餅舖交給妻子鄭王玉新,自己到外地當模型技師。

鹿港名產鳳眼糕與牛舌餅,被收錄進國小課本。

女人當家 放下情仇走自己的路

鄭玉珍自此由女人撐起一片天,近半世紀靠租店營生,幾番搬遷,大抵不脫中山路一帶。鄭瑞棻笑說:「我是家裡最小的女生,出門玩沒份,缺人手時絕不會忘了你。經常中午放學書包一丟,就忙到天黑。」

洪家經營相框行,她嫁雞隨雞,婚後成了紙雕老師,正慶幸將脫離苦海,沒想到嫁得太近,旺季常被娘家呼叫支援。當做餅不再是日常,她才發現自己這顆被「壓扁扁」的麵糰,早已被歲月熟成,心裡發酵的盡是過往美好。

正好相框業受中國低價品衝擊,越來越無利可圖,洪敏騰決定和妻子一起拚了!「我們做時,玉珍齋已經很穩了。鄭玉珍必須放下當年恩怨,走自己的路。」不曾揹負「玉珍情仇」,洪敏騰立場相對客觀,他整理岳家舊物時發現,鄭槌、鄭興父子手藝名揚日本,有多張明治、大正年代的菓子「一等賞」獎狀,其中又以鳳眼糕最多。

 

金牌老物 重拾阿嬤時代美好

1887年鄭槌以熟糯米粉、發酵濕糖揉製出每塊約寸半的鳳眼糕,迷人的小眼睛兩頭尖細,大拇指和食指輕巧捏住,優雅送進嘴裡,配一口清茶,茶香和米香在口腔輕柔化開。飲食文學家焦桐曾形容「那種化開的芳香,好像舌頭自己產生的」。

早年鳳眼糕無疑是鹿港騷人墨客的專屬茶點,象徵舊時代精緻吃食文化,有錢有閒的富貴人家才能慢慢品嚐,太過用勁,便在指尖碎了,像嘲弄著粗人附庸風雅。

但那幾年,很多老餅舖不賣鳳眼糕。

女兒洪宜群說:「小時候我愛纏著外婆,要她『做那個小小尖尖的糕仔給我吃』她總是能推就推。長大後才知道,做純手工鳳眼糕這麼九怪(台語:難搞)!天候、濕度決定成型時機;壓好模後不能踫,要等4小時自然變硬;之後每4小塊包入白紙隔絕空氣,減緩硬化速度,超級麻煩!」

父母接餅舖隔年,洪宜群到外地讀高中,放假一定奔回家幫忙:「他們有點年紀,卻卯起來幹粗活,看在眼裡好心疼。」如今弟弟負責外場、她掌內場,明明高興兒女接棒,打算提早退休的洪敏騰還吐槽:「兩個都怕失業,大學畢業就乖乖回來了。」

「鳳眼糕雖是代表性糕點,但口味單一、售價便宜又費工,加上米製品放久越硬,不如麵粉類點心討喜,大家都不愛做。我卻相信,鄭玉珍能靠這沒落的貴族式糕點翻身。」

 

米製鳳眼糕必須以白紙包起,避免變硬走味。

多彩重生 老茶點變裝新口味

「別人不懂門道,就教到他們懂為止。」他決定成為鹿港第一家DIY糕餅老店。妻子在店門口教學生捏麵糰,道具是百年餅模;他負責解說,鄭槌故事從「富貴人家鳳眼糕,尋常百姓豬油粩」說起,強調鹿港囝仔必須懂糕點史,還「抽考」如何拿鳳眼糕:「不管過關與否,大家都玩得開心。」老街漸漸產生聚客效應,外地團體也來預約。

「真正讓我們受惠的,是921地震。」那幾年台灣人不敢往大樓、山上跑,老屋綿亙的古蹟保存區湧進人潮。易地重生的百年老店,從建築結構到商品都是道地鹿港味,成了導覽員最愛停駐的景點。

除了每天限量50盒米製鳳眼糕,鄭瑞棻另將綠豆糕、杏仁糕縮小成鳳眼糕形狀,還研發草莓、檸檬、綠茶等多種口味,原本「老阿嬤吃的東西」,變身成糕點界電眼美女、逛老街年輕人的新寵;洪敏騰改良包裝、克服小眼睛不耐震缺點,遊客不必擔心帶回家全碎了。

我嚐一口最受好評的牛奶鳳眼糕:「好濃哦!和小時候偷吃奶粉的感覺好像!」他解釋:「傳統糕點必須更貼近年輕人,才能走得長久,牛奶是紐西蘭知名品牌,巧克力口味用純可可粉,輕甜微苦符合潮流。」

曾有文創業者找他到台北設櫃,洪敏麟算了租金,一盒100元上下的鳳眼糕,得賣200元才能還本,對方仍大讚「便宜」。洪敏騰無法認同所謂「文青價」,繼續紮根老街:「傳統糕點就該好吃又便宜,才是鹿港的真味道。」(撰文:顏幸如 攝影:林玉偉)

原文 他賣「阿嬤才吃的東西」 成文青最愛的店
刊於2017年03月02日

老東西玩出新創意,繽紛多彩鳳眼糕變得更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