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坐檯牛郎花三千 就要掃出一片天

大多數人對清掃人員印象是中年阿姨,但青傑溜溜的員工平均年齡只有二十三歲,年輕小鮮肉穿上黑襯衫,圍一件黑色工作裙,執行長莊育民拿著高壓沖洗槍,擺一個帥氣Pose:「做清潔我們也是有在兼顧時尚的!」

清潔公司青傑溜溜,員工平均年齡只有23歲。(攝影:林玉偉)

牛郎坐檯 成清潔小老闆

二十七歲的大男孩,走上清潔工作,從事教職的父親其實很反對。莊育民說:「國小畢業,我們全家搬到美國八年,我爸生氣的是,他身分地位不差,送小孩去出國,回台灣我居然要去掃廁所!」

回台念大學,他讀的是休閒管理,選實習單位,同儕都去民宿、飯店等,只有他標新立異:「我跟老師說我要去清潔公司,老師當然不準,但其實飯店房務做的也是整理床鋪、擦玻璃這些,我覺得去清潔公司,做的事一樣,還能學到更專業的技術。」

白天他去清潔公司打工,月收只有幾千塊,不夠生活開銷,只好晚上當牛郎,下海才知八大行業錢難賺,他開玩笑:「台南牛郎店很難做,牛肉湯還好賺一點。」拚酒到凌晨,白天還要爬高清櫃子,有次因為酒沒全醒,險些摔下,「真的苦,錢賺不到、就更迷惘。」

莊育民開始思考,怎麼把自己喜歡做的事,變成一門賺錢生意,「我有ADHD(過動症),讀書給不了我成就感,但把一個空間整理乾淨,好玩又能創造幸福感。」

二○一四年,他與女友林佳吟結成創業夥伴,他拍拍胸脯,「 其他同學畢業,是到別人公司打掃,我畢業,自己開一間清潔公司!」

莊育民與林佳吟(右)結成創業夥伴。圖為林佳吟與客戶溝通服務流程。(攝影:林玉偉)

三千創業 按鈴主動出擊

我問清潔公司投資多少錢,林佳吟用手比了一個「三」,我問:「三十萬塊?」莊育民哈哈大笑:「三千塊!買個菜籃,裝抹布、拖把等十幾樣工具,就這樣!」

憑著熱忱與傻勁,他們選擇主動出擊按門鈴、發傳單,「新成屋、豪宅門鈴一間一間按。」 林佳吟本來連刷馬桶都不會,莊育民說:「她之前在家裡是公主,掃一天吐三天!」林佳吟皺著眉頭苦笑:「真的很胎哥(台語:髒),你有看過像小拇指這麼肥的蛆嗎!」

對付南部難纏水垢,「網路都教用小蘇打粉敷嘛,不用這麼麻煩,水垢劑擦一下乾淨溜溜。」工具從草創十幾樣,升級成一百二十樣,「這台是十二萬的水濾式吸塵器,專門對付塵蟎。」莊育民親自示範:「有些客戶的床墊吸完水會全黑,睡在這上面是不是很恐怖?」

他們除了除汙,也幫忙收納,「我們整理雜物堆,掏過一整疊喜宴禮金、金條,只差沒找到密道啦。」完成後與客戶一起驗收,「沒聽過清潔公司有三日保固吧,媳婦跟著我們檢查,隔天婆婆來看覺得不滿意,我們保證清到好。」

清理排油煙機,要先卸下油網,以菜瓜布搭配除油垢劑刷除油漬。(攝影:林玉偉)

微型創業 聚清潔青世代

清潔產業老化,年齡出現斷層,莊育民認為正是出頭天的最佳時機,但要如何為年輕人創造誘因?「首先要讓他們知道,清潔這個工作不是低賤的,我們是用技術去創造價值,有發展前景。」

正職薪水32K起跳,薪資誘因外,他也創造產業發展:「它可以發展成清潔顧問、居家收納師,將清潔工作提升成文化產業。」品牌成立三年,站穩大台南地區,他也開始打算向外拓展,「直營店成本高,我們考慮以微型創業的方式讓年輕人加盟,打造自己的一片天。」

不再是當初那個惶然無目標,在牛郎店坐檯陪笑的男孩,莊育民手刀向錢衝,當初反對的爸爸,也放下成見,「有一次他就拍拍我的肩膀說:『以後我老了歸你管』。」光頭男孩浮誇的將手按在胸口上:「有種終於被肯定的感覺,雖然肩膀重重的。」(撰文:郭逸君、攝影:林玉偉)

員工怎麼說(Connie 29歲):之前對清潔產業的想法,都是中老年前輩在做,進入青傑溜溜,實際執行清掃工作後,對清潔產業有很大的改觀,經過仔細清掃、收納,是可以改變一個家庭的生活,為客戶創造驚喜、幸福的感覺,給我很大的成就感。(攝影:林玉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