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自己的奶自己救 反骨醫師走上創業路

七年級的龔建嘉,二○一○年從台大獸醫所畢業,身為當屆唯一的大動物醫生,他當起乳牛醫生,看診之餘也常跟酪農聊天,讓他了解,酪農們最大的煩惱,是收購乳價過低。

原來鮮乳市場由大品牌壟斷,部分大廠不論品質、只講價格,以低價從產地收購後掛上品牌高價販售,龔建嘉直言:「那時我們就常聊,如果能夠自創鮮乳品牌多好」,沒想到和酪農之間的閒聊,卻開啟他創業的想法。

他自創品牌鮮乳坊,二○一五年龔建嘉嘗試上群眾募資平台,搭上食安風暴,民眾開始重視飲食安全,上線三天就破百萬元,「原本我只想測風向沒下定決心做,想說不想玩了快下架,但飆破四百萬元時,我知道沒回頭路了,最後竟破六百萬元。」

七年級獸醫龔建嘉,創立小農品牌「鮮乳坊」。(攝影:楊弘熙)

但鮮乳坊的成本高,比起市面貴了三成多,龔建嘉卻說:「這才是鮮乳應該有的價格,我寧可雇用六位客服和店家與消費者溝通,更辦不少活動讓大家認同我們的理念。」想不到市場需求比他們預估得大,更受到全家便利商店注目,成為上架獨立品牌。

就像當年他放棄六成以上同學選擇的貓狗醫生,選擇下鄉當大動物醫生,卻又陰錯陽差走上創業路。「我沒想過要做大品牌,我只是想做我能做的事。」龔建嘉說:「若專業只變成生意,就失去特殊價值了!」(撰文:財經人物組)

收購乳價過低問題,是催生「鮮乳坊」的原因之一。(攝影:楊弘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