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拒900坪船廠出租 她想為家鄉做一點事

新竹南寮觀光漁港有不少海鮮餐廳,其中一家名叫「新漁人碼頭&造船之家」餐廳,小有名氣,假日尤其熱鬧,但老闆娘平日有點「不務正業」……

 「我到各大場合演講,都說『我是五代造船廠傳人』,我真的是厚著臉皮,因為很多人都不知道新竹有造船廠。」一大早,餐廳老闆娘謝慧萍穿套裝、踩高跟鞋,先確認漁貨是否送到新漁人碼頭餐廳,再帶我們從餐廳走去隔壁廠房參觀。 

門一開,900坪大船廠豁然開朗,眼前木材四散、鐵皮殘破,天光從缺口射下,廢墟中兩座巨大船模展現眼前,最大艘達80噸,這裡是萬昌造船廠,停業2、30年,過去的輝煌早已老化凋零,消失在世人記憶中。

900坪的萬昌造船廠深鎖快20多年,一旦出租,利益可觀。

 「很多人來租廠房,我捨不得,因為南寮現在能保留傳統漁業記憶的,只剩這個造船廠。」52歲的她,年輕時曾在廠內幫忙造船、修船,船廠停業後,為了生計,她轉行經營餐廳有成,如今一心想救船廠。

萬昌造船廠曾是桃竹苗地區最有規模的造船廠,謝家先祖一百年前自漳州移民來台,落腳新竹南寮,沿襲舊業造竹筏起家,日本時代竹塹港淤塞,南寮港取而代之,漁業昌盛,帶旺造船。 

「我阿公是第三代,以前都用檜木造船,後來為了環保,改做玻璃纖維船,我爸每天從新竹去台南學技術,蓋了這個廠房。」早年做一艘木船要好幾百萬,做玻璃纖維船則上千萬,3、40年前漁獲豐富,夏天的花枝、冬至的烏魚多不勝數,出海一趟賺一艘船不稀奇,「船廠技師7、80人,訂單接不完,一個半月就能做好一艘玻璃纖維船。」謝慧萍永遠記得,港邊一年舉行好幾次新船下水、灑糖果儀式,謝家好不風光。

船廠第五代謝慧萍,年輕時就在船廠幫忙修船。

1980年代,與大陸漁港距離最近的南寮港走私嚴重,漁民、搬運工、貨車司機連線賺外快,幾乎成了「全民運動」。「有一晚我騎車到漁港,聽到對講機通報有人來了,穿梭在漁港各角落的人,瞬間消失,連燈都暗了。想來又好笑又可悲,抓魚的人變商人,也是因為漁獲沒那麼好了。」謝慧萍說。

 然而,行政院長郝柏村嚴緝走私,下令不再核發船牌,重創造船廠。「你不能對抗,只能接受。我爸很失落,只能把訂單做完,轉型維修。廠裡只剩幾名技師,人手不夠,家裡5個小孩都要下去做。玻璃纖維會癢,我全身起疹,冬天睡覺都沒辦法蓋被。」謝慧萍因此成為南寮唯一的女造船師。

日本時代,謝萬梓到基隆學藝,將竹筏升級到木船。

厄運接踵而至,強颱賀伯侵台,桃竹苗淹成一片,南寮不得倖免,當局認為造船廠連通海域導致海水倒灌,決定築堤坊。「船廠前的堤坊一做好,做好修好的船沒辦法下水,等於全面結束萬昌造船所有營運。」

造船廠就此停業閉鎖,幾年前甚至面臨拆掉出租命運,謝慧萍忙著餐廳經營之餘,十分不捨百年造船史的家業就這樣消失,極力說服家族保留, 「我極力反對,我跟我爸講,就算你能賺幾千萬又如何?造船廠拆了,謝家還剩什麼?」 

新漁人碼頭餐廳就緊鄰船屋。

這些年,南寮從傳統漁村變地中海風格的觀光漁港,「它是漂亮,但沒有在地南寮味。」她感嘆的說:「有一次我去國小演講,問大家知道海鮮從哪來嗎?小朋友竟答『從大賣場來!』」這讓她驚覺,在地孩子們不了解養活幾代人的南寮漁業風光,而她的孩子也不了解萬昌造船歷史。

 

船廠內仍保留大船模。

於是,她四處奔走,遠程目標是要把船廠改成造船藝術中心,近程是趁老師傅凋零前,打造一艘小木船,「在地的技術能傳承,下一代學到後才有機會根留南寮,不用出外打工。」

 但這是否痴人造夢?「我只要把身體顧好慢慢做,有生之年應該可以實現……」,謝慧萍語氣十分堅定,在大願之人眼中,這座待拆的廢墟,已經幻化成無限可能的奇幻寶地。

(撰文 蔡碧月 •攝影 陳思明)

謝慧萍與兒子一邊經營餐廳,一邊推動廢船屋改成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