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魚目混珠 農會證實市售萬丹紅豆亂象多

夏日炎炎,各式冰涼飲品大賣,由於紅豆水在中醫上可減重、消水腫,食品業者近年紛紛推出紅豆水相關產品應市,無論是煮好的瓶裝紅豆水,或精製過可立即沖泡飲用的紅豆粉,都有多種商品可供民眾選購,更有不少產品標榜原料採用夙負盛名的萬丹紅豆。

但本刊接獲爆料,坊間宣稱選用萬丹紅豆的紅豆水,甚至是包裝紅豆,其實不見得真的是用萬丹紅豆,因此本刊蒐集市面上自稱萬丹紅豆的產品,並向萬丹鄉農會求證,發現不少市售產品都不是向農會購買萬丹紅豆,而是自行向農民或盤商進貨,使得品質難以掌握,消費者購買前切記要張大眼睛!

只要提到紅豆,一般人不免直接聯想到萬丹,這個位在屏東的紅豆之鄉,名號早已傳遍全台。萬丹紅豆在土質肥沃、風和日麗、水源充沛和秋冬日照充足的優良先天條件下,紅豆顆粒飽滿不空心,煮起來香味濃郁、質感酥鬆,廣受消費者喜愛,因此舉凡紅豆相關產品,只要加上「萬丹」兩字,彷彿就是鍍金一般,是種品質保證。

但日前本刊接獲爆料,指出市售不少標榜是萬丹紅豆的食品或包裝生紅豆,其實都不是真正的萬丹紅豆,而是可能以低價的進口紅豆混充台灣紅豆,甚至萬丹紅豆在外銷售的亂象,讓萬丹紅豆的金色招牌蒙上一層陰影。

本刊記者接連走訪大潤發、頂好等國內大型賣場或連鎖超市,以及有販售台灣農產品的網路電商,例如雅虎商城、蝦皮購物、PChome線上購物、momo購物網、樂天市場等,搜尋市面上的萬丹紅豆相關產品,其中包含了近年熱銷的愛之味「愛健萬丹紅紅豆水」,另外也發現市售還有一款類似商品,是雲林穎禎企業推出的「紅豆仁水」,其成分也標示為萬丹紅豆。

此外,記者也發現,有不少自稱是萬丹紅豆的生紅豆,分別透過大賣場及電商等通路販售,因此也將這些包裝好的生紅豆一併帶回,向屏東縣萬丹鄉農會進行查證,結果卻令人相當意外,幾乎大部分在市售通路購得的萬丹紅豆產品,居然都不是萬丹鄉農會售出的紅豆。

九月十四日,本刊記者一早拖著一大箱從各大通路買來的萬丹紅豆,搭乘高鐵南下,前往萬丹鄉農會拜訪,經向農會祕書蔡鳳理說明來意,蔡女也拿出農會近年來的出貨資料,逐一比對包裝上的紅豆食品業者,最後告訴本刊:「這些紅豆都不是向萬丹鄉農會所購買,我不知道它裡面是用了什麼紅豆!」

這些被比對出不是向萬丹鄉農會購買紅豆的市售紅豆產品,除了愛之味「愛健萬丹紅紅豆水」和穎禎「紅豆仁水」兩項紅豆水產品外,包裝生紅豆部分包括了雲林吉嘉休閒食品的「屏東紅豆」、台中珍穀王的「萬丹紅豆」、台南甜園小舖「屏東萬丹紅豆」,以及屏東小農物語的「紅豆」。

蔡鳳理指出,食品業者只要跟農會買紅豆,「農會除了會內部建檔,還會出具一紙購買證明,購買時間跟數量在上面都寫得清清楚楚;但反過來說,只要拿不出這張證明,就一定不是跟農會買的。」

但她也承認,這些標榜是萬丹紅豆的紅豆類產品,可能是直接跟萬丹的農民購買,「有沒有可能剛上市的時候是用萬丹紅豆,後來偷偷改用其他產區或進口紅豆?或是一包裡面只有五%、十%是萬丹紅豆,其他用混充?這些都很難講,但沒有購買證明,我們農會也沒辦法替它們背書,只能靠政府把關。」

巧妙的是,這些自稱萬丹紅豆的紅豆食品或產品,絕大部分背面標示處,其成分都與品名不符,以愛之味紅豆水來說,其背面標示成分僅為「紅豆」,穎禎的「紅豆仁水」成分標示為萬丹紅豆,兩者產地均為台灣。

對此,愛之味企劃部產品經理李訓洲表示,「愛健萬丹紅紅豆水」的紅豆來源確實是萬丹鄉生產的紅豆,但並非向農會所購買,原因是農會賣的價格較貴,因此在採購端會選擇較便宜的其他供應商,主要就是成本考量。

穎禎負責人丁育生則說明,公司的「紅豆仁水」是由代工廠代工,原料自然由代工廠對外購買,但有告知是萬丹紅豆,他願意提供產地證明,不過業界確實有聽過以進口紅豆混充,「如果是那樣就很不好!」

至於本刊取得的市售包裝生紅豆中,珍穀王「萬丹紅豆」、甜園小舖「屏東萬丹紅豆」、良農食品「萬丹紅豆」,成分同樣只標示為紅豆,產地為台灣;吉嘉的「屏東紅豆」除標示成分為萬丹紅豆外,產地則為屏東萬丹;而小農物語的「紅豆」無標示成分,品名標示為萬丹紅豆,產地亦為屏東萬丹。

甜園小舖業務經理蔡金對和小農物語負責人林佳瑯,都保證自己所賣的萬丹紅豆是「萬丹鄉生產的」,是向萬丹當地小農自行進貨及販售。

珍榖王主管李小姐和良農經理陳志豪則表示,自己的紅豆是向台中和屏東當地的盤商進貨,當初都有要求用萬丹紅豆,相關進貨單據也這樣寫,但公司並未進一步深究。

唯一承認紅豆混有萬丹以外產地的吉嘉,其主管吳加州坦承,貨源除了萬丹紅豆,還有用萬丹隔壁的新園鄉紅豆,目前公司已考慮要拿掉包裝上的「萬丹」字樣,以免爭議。

一名萬丹鄉紅豆種植大戶指出,由於農會管理較嚴格,加上價格較貴:「所以萬丹鄉紅豆農只有大約十分之一的產量會交給農會收購,而不是全部的紅豆,農民自行賣給農產品或食品業者可說是很常見,但近年政府大量開放紅豆進口,市場上充斥著外國紅豆,如果消費者衝著萬丹紅豆的名氣去買,買到的不是萬丹紅豆,或只摻了一小部分而已,這樣難道沒有誤導甚至欺騙的問題嗎?」

近年來,政府以台灣早在二○○一年便已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紅豆屬自由進出口品項為由,不斷增加國外紅豆進口量,從二○一四年的二○○九公噸、二○一五年二六五三公噸、二○一六年三三七○公噸,截至今年八月為止,竟已進口五五二○噸的紅豆,嚴重衝擊全台紅豆農的生計,更造成萬丹紅豆的名號在市場不斷遭濫用。

據萬丹鄉農會內部資料指出,大量進口紅豆和假萬丹紅豆充斥市面,已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情形,讓正牌萬丹紅豆銷路遭受程度相當大的排擠,今年萬丹鄉農會共收購三七一﹒五公噸的紅豆,但截至六月中旬僅銷售四七﹒三七公噸,已經出現滯銷的狀況,若情況再不改善,等十月份今年紅豆播種,明年初開始採收,新一季的產量再往上累積的時候,屆時正牌的萬丹紅豆恐怕就有價格崩盤的危險。

該紅豆大戶告訴本刊,正牌萬丹鄉農會出品的萬丹紅豆,從種籽來源就開始把關,種植生產全程記錄,採收後更比一般盤商多了逐樣送驗的費用,「但也因如此,每台斤的成本硬是比進口多了大約十元。」一名萬丹鄉農會的幹部直言,面對自由市場,農會當然尊重消費者的選擇權,「但是政府應使相關產品的資訊明確揭櫫給民眾知道,更不應有魚目混珠的情形發生。」

面對萬丹紅豆的諸多亂象,萬丹鄉農會目前已取得萬丹紅豆專屬的產地標章和商標,試圖藉此正名,但若政府只負責開放紅豆進口,卻不能替市面上的萬丹紅豆相關產品做好把關,放任市售商品濫竽充數,受害的將不只是萬丹紅豆和台灣的精緻農業,更是漠視全國消費者應有的權益。(撰文:蔣永佑)

市面上自稱是萬丹紅豆的產品五花八門,但究竟是否真的是用萬丹紅豆,卻不見政府把關。(圖片: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