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黑道大哥一句話 酒店大亨甘心返家賣牛肉麵

從小聞著老爸的牛肉麵氣息長大,外省第二代的劉少麟,年少愛打架鬧事,黑社會老大勸他,別再混,回頭幫老爸賣麵吧。
 
這碗清燉牛肉麵,是他父親,來自山東的流亡學生劉佩芹,一九五一年所開。兩坪小攤起家,最高紀錄一天曾賣兩千碗。
 
淡黃色牛肉湯頭,冒著熱氣,搭配青蒜,滑過舌尖,甘醇鮮甜,帶油花的牛肉,厚實軟嫩,搭配和筷子一般粗細的麵條,咬勁十足,許多人將整碗湯喝光,難怪店裡賣了六十五年而不墜。
 
問他訣竅,劉少麟直接帶我們到廚房:「清燉,用台灣牛肉,中牛的肉香,也有甜味,老湯熬新骨,牛骨頭每天換,湯底不能換,可以加水,牛骨、牛筋和牛肉塊,兩大鍋湯頭就一直熬著。紅燒味濃,會壓過台灣牛的清甜,所以用澳洲肋條肉。一斤牛肉煮出來剩九兩,只能做三碗麵」。
 
其實,三十多年前,劉少麟婚後不久,一度想藉酒店翻身,成了友人口中的「酒店大亨」,卻在半年喝光六百萬,負債追著跑,方才大夢初醒,從此心甘情願賣麵,這才認清,黑道大哥所言不假,原來一碗碗的牛肉麵,最實在。(撰文:單美雲)

從幫派小弟,開酒店負債,到返家接棒,劉少麟說,還是一碗碗的牛肉麵最實在。(攝影:湯興漢)

老湯熬新骨,湯頭醇厚甘甜,搭配台灣牛肉,和筷子一般粗的麵條,撒上青蒜,清燉牛肉麵是店裡的招牌。(攝影:湯興漢)

排骨不裹粉,斷筋拍成薄片,撒上蒜泥、薑泥和醬油一天入味再炸,口感香酥,咬勁十足。(攝影:湯興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