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名校碩士很會賺 偏偏老闆不是人

曾是學歷最亮眼的廟公,台大經濟系、政大金融所畢業,37歲接下廟齡不到50年的北港武德宮主委一職,卻嚴重水土不服,甚至罹癌。如今,外公一手創建的財神廟在他手裡發光發熱,不僅一年分靈600尊神像,更是年輕人口中的潮廟、生意人心裡的聚寶地。
 
他是林安樂,與人溝通時夾帶英文單字,是金融業10幾年養成的習慣,偶爾迸出「林涼」、「假敖」、「靠夭」等台式俚俗語,應該是這7年「在地化」的痕跡。受訪時語出驚人,說要對抗「打壓道教的政府」、自承「本來對年輕人有點敵意」、還說「我們排斥那種負面能量、不明事理的信徒」。旁邊幕僚冷汗直流,他卻說「我本來也認為,主委舉止該有泱泱大廟的風範,但大老闆告訴我,不必一味討好群眾,重要的是,你知道什麼是對的。」
 
他口中的大老闆不是人,是中路武財神,透過內壇問事彼此溝通,大老闆很有個性,不見得問什麼答什麼。「有次我去北京旅遊,下午更改行程參觀一間老廟。途中內壇正在問事,鸞生寫出『林主莫入』,幕僚卻到晚上才LINE我,被我唸了一頓。」
 
潮男虔誠源自祖孫情
 
外公陳茂霖是北港鎮中醫師,因一段神緣供奉武財神,到店裡參拜的信眾太多,他就近蓋間小廟,沒幾年小廟香火太旺,他在北港郊區買下甘蔗園,將廟遷過去,逐步擴張至如今規模。
 
「尚未闢建的甘蔗園,是我童年玩樂基地。」林安樂父母婚後北上,他常回北港過寒暑假。「小時候不懂信仰是什麼,反正就跟著阿公拿香拜拜,看他口中唸唸有辭,求財神爺保佑我平安長大、成績好。」
 
武德宮帶有家廟色彩,陳茂霖膝下無子,過世後由長女陳彩蘋接任,陳彩蘋過世後,家族公推林安樂出馬競選。「我媽一個家庭主婦,經常在家看電視,她都能當主委了,我心想這有什麼難的。」
 
當全身名牌的林安樂,以主委身份出現在武德宮,衝突開始了。「以前我公司帶的人,只限國內外名校畢業、每個人學校論文都要符合專業。來到這裡,員工從剛退伍到70幾歲都有,我不知道他們專長是什麼、很多人不會講國語。」
 
「連互看順眼都不容易。」林安樂笑著說:「他們動不動就把阿公搬出來,說以前怎樣怎樣。我這才知道,阿公為自己的信仰做了多少事。」
 
問乩救命信仰堅不移
 
北港武德宮最神祕之處,是保留傳統的問乩儀式,且不收費。每月逢一、四、七下午,信徒可在外壇問事,神明透過鸞生寫下藏頭詩;內壇問事以廟務為主,舉凡要不要辦活動到是否新建廁所,都要先請示神明。
 
接任主委後,林安樂乾脆把工作辭了,自己開投資公司,此時卻檢出膀胱癌,人生晴天霹靂,面對煩雜廟務,他開始情緒失控,內壇卻賜詩「良性息瘤非惡變」,幾經轉折「現在我的腫瘤都不見了」。
 
歷經生病的心境起落,如今林安樂對信仰堅定不移,「人力所不能及的事情,透過神力來解決。平常仍要靠自己努力,神明才會賜福。」
 
他善用自己金融業人脈,在廟裡舉行理財講座;開辦小小財神夏令營,請外商銀行董事教鄉下孩子認識全球經濟,也辦音樂劇、貓狗絕育活動、支持青年信徒揹著神像去環島,還把香客餐廳改建成咖啡店、蓋綠建築廁所、建置琉璃光明燈,外公時代蓋的10公尺大金爐,成功申請金氏世界紀錄。最近還引進Pepper機器人當導覽員。
 
貴氣逼人宮廟潮經濟
 
武德宮堪稱全國最大的財神爺廟,廟內隨處可見名人捐獻落款,初估建築本體斥資10億元以上,有人形容金光閃閃貴氣逼人,卻失去傳統廟宇特質;有人認為這間廟很不一樣,處處呈現時尚的衝突美感;還有人說,武德宮一年香油錢近2億、擁有全國知名度,是林安樂懂行銷,不見得有宗教內涵;甚至批評文乩問事,是不可取的裝神弄鬼。
 
外界褒貶,林安樂並不看重,「很多人類智慧說不清楚的事,需要用客觀方法反覆辯證。」他默默和國內大學宗教所合作,把所有歷程記錄下來:「人生在世,信仰是不可或缺的養份,我們透過被看見,把理念傳達出去、吸引氣質相近的人進來。若你是有中心思想、明理的人,才進得了我老闆山門。」(撰文:顏幸如 攝影:湯興漢)

引進Pepper機器人當導覽員,是全國首創。 湯興漢攝

林安樂是台灣宮廟潮經濟的後起新秀。 湯興漢攝

廟齡不到50年的武德宮。建築富麗雄偉。 湯興漢攝

外壇問乩是武德宮的特色。 湯興漢攝

信徒愛到武德宮求財、過運。 湯興漢攝